第四十四章 销毁最后证据

猪八戒的师兄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大宁公主美眸一亮,冷笑:“高冲你还有何话讲?拿下!”

    高冲道:“麻烦公主看清了,这些黄金都是我贩马所得,底下有印记。”哪家钱庄的黄金白银底下都有印记,既是凭证也是标志。

    大宁公主道:“就凭你能赚到这么多黄金?分明是贼赃!还愣着干什么,拿下他!”

    高冲大怒,一把抓住冲上来的武士就给扔回去,五大三粗的武士在他面前真成了孩子。

    “住手!”高表忠急忙喝一声,“公主,高冲所讲却是事情,他贩运一批骏马从雁门关而来,还因为这些马跟宇文家的宇文化及发生冲突,这些父亲都知道,宇文化及因此赔了高冲三百两黄金,才引出校场比武之事。”

    大宁公主一愣,气急,转身就走,高冲在后面叫:“留下我的黄金。”

    大宁公主一摆手,武士将黄金留下,高冲向乌兰托雅道:“托雅,数一数看看少了没?咱们还指着这些黄金生活,咱们可比不了公主家的财大气粗。”

    然后就想抖成一团的小厮道:“不知道公子炫给了你多少好处,你去接受家法吧。”

    “少爷开恩,饶了小的吧,小的也是被逼的。”

    高冲不理,转身向高表忠道:“伯父,麻烦您把他带走吧,怎么处置是高家的事。”

    看一眼高冲,欲言又止,挥手命人将小斯带走,然后去向老父汇报。

    “父亲,这样一来,高冲和公主的矛盾就明朗化,这孩子还能在高家住吗?”

    高道:“这就是这孩子的聪明之处,明知道公主为了公子炫的事情,不可能善罢干休,所以将事情明朗化,大宁公主今天没抓住盗贼,却留下一个字据,在大家看来公主为了报仇而诬陷高冲,以后大宁公主报复高冲就要格外小心,否则就是打了自己的脸,这孩子你叔父是怎么教的,人精啊。”

    高表忠恍然,放下今天的事情不说,以后大宁公主要收拾高冲,必须拿出令大家信服的证据,还必须光明正大,否则就是自己打脸,公主代表了皇家,这张脸可丢不起,只是短时间内高冲安全了,但是真的安全了吗?皇家的脸就这样容易打?

    “父亲,怎么说公子炫也是太子的外孙,这样闹下去太子那边怎么办?”

    “这是高冲另一个高明之处,你认为他有这样一身功夫,再加上两名厉害的家将,天下可去的地方有多少?他将自己的实力展现给老夫看,就是让老夫做一个选择,是保护他还是抛弃他。”高双眼微眯着说,“公子炫姓高,公主也已经加入高家,首先要明白自己姓高。”

    高表忠一呆,“父亲,这孩子岂不真成精了?”

    高哈哈一笑:“将高冲的待遇提到嫡子平齐,高冲姓高,你叔父唯一的存世血脉,他当得起嫡子的待遇。”

    “儿子明白,只是这样一来这孩子会不会骄傲起来?”

    “玉不琢不成器,他既然想让老夫注意他培养他,就要接受严厉的考核。”

    待众人退去,高冲向其他两名侍女和三名小厮道:“你们谁想离开明早自己走,留下我欢迎,但是谁做出吃怕外的事情,就不会像今天这样便宜。”

    这几人吓的直哆嗦,高冲也不想吓唬他们,只是这家贼太气人,关了大门带着乌兰托雅回屋,门一关,乌兰托雅就软了,拍着胸小脸白白的说:“少爷,吓死我了,您藏哪了?”

    高冲瞪眼道:“瞎说!本少爷除了偷美人心,什么时候做过贼?你这丫头欠收拾,该罚!”

    拦腰抱起乌兰托雅就窜上床惩罚这美人去了,担惊受怕许久,乌兰托雅也放开自己,与高冲抵死纠缠,只是敌人太过强悍,乌兰托雅几生几死只得软语投诚,高冲依旧战意盎然,最后乌兰托雅很干脆的不堪攻击美眸一翻昏过去,高冲这才长叹一声收兵,以前只恨这副身体太弱小,现在却是强悍的让美女受不了,木兰啊,快回来吧。

    一大早,高冲骑马就出了相国府,干啥去?销毁最后的证据,贼没有,黄金没有,却有一张羊毛毯,昨晚高冲将毯子铺在床褥下,武士只顾抓人找黄金,同时也不知道贼人用什么装的黄金,所以没注意羊毛毯,等大宁公主发现少了一张羊毛毯之后反应过来找后账怎么办?所以,趁早毁尸灭迹。

    最好的方法是一把火烧个干净,所以一大早高冲就将毯子带出相国府直奔西山而来。西山是禁区,背靠秦岭,绵延百里,还是皇家打猎的地方,所以老百姓是不会来这里。平时人迹罕见,连个人毛都看不到。

    一把火将羊毛毯烧个干净,高冲自语道:“这回看你怎们抓我,嗯,晋王应该得到消息了吧?”

    高冲这样折腾除了高分析的之外,还有一个高冲打死也不想说出来的目的让晋王知道其实自己跟大宁公主的关系势同水火,大宁公主是谁?太子杨勇的女儿,高冲在暗中布局,希望如果自己不能影响到高的决定,就必须自谋出路,不能等死,高冲不相信相国府没有晋王的眼线,如果说在之前自己打断公子炫的手脚晋王最多一笑了之的话,现在相信自己已经了一定的分量,否则晋王不会把随身佩剑赐给自己,晋王首先就没安好心,这是最明显的离间计,少爷就顺杆爬,再给你加一笔,看看这一笔能不能起到作用。

    眼看着羊毛毯化为灰烬,高冲这才彻底放下心来,抬头打量四周的环境,“好地方啊。”

    正在赞叹,草丛中飞出一只野鸡,漂亮的尾羽在阳光下闪动,高冲心中一喜,“给托雅做顶帽子不错。”起身去拿弓箭,再抬头是野鸡已经无影无踪,让高冲很扫兴,就不信猎不到几只野鸡。

    高冲催马就在这里溜达开,整整一上午一共打了七只野鸡,足够给乌兰托雅做一顶漂亮的帽子,高冲还发现这里是一个不错的炼箭环境,这么多活物给自己当靶子,去哪里找这样的好地方。

    直到肚子咕咕叫的时候,高冲也不愿意离去,就将两只野鸡尾羽拔下来收好,用泥巴将野鸡包裹起来,架火上烤,虽然没有调料,但是纯天然野味还是吃的高冲很满意,吃的意犹未尽,决定今晚继续吃野鸡。

    收拾利索准备再练一会儿之际,前面忽然传来声嘶力竭的尖叫:“救命啊!”

    出了什么事?高冲急忙上马跑过去,就看到一个人在前面拼命的奔跑,再往后面看,也吓了高冲一跳,一头大黑熊飞一般的追上来,别看黑熊看起来很苯,真跑起来速度能追上奔马,而且逃跑之人还抱着一个小孩子,眼看着黑熊就要追上她,吓得她没命的大喊,却是死也不肯放下怀中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