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老谋深算的高顈

猪八戒的师兄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高冲自然不在被挡驾的行列之内,不是高冲特殊,不是他的身份比这些人高,能来相国府拜会高的人,随便拉一个出来也要让高冲仰望,因为高冲是回家,回家怎么会有人阻拦。

    相国府众人行色匆匆,见到他这个少爷也只是打个招呼立即就走,整个相国府都充满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意味,这让高冲感觉非常不妙,历史上高在今年八月被罢相,这还有两个来月呢,而且高又是主动辞官,文帝不可能一点面子都不给吧?

    没走几步,就听外面一声大喊:“太子殿下驾到。”

    所有人呼啦一下就全跪倒,太子殿下当然是指杨勇,杨勇这个太子被废黜,是明年的事情,据信杨勇做这个太子位这样牢固,就是因为高的鼎力支持,这也是隋炀帝在正式登基之后,于大业三年找个借口宰掉高的原因,没有高支持晋王杨广早就登上太子宝座,而杨勇也在高被罢相之后最终被废,现在他赶到相国府,只怕是被高辞官给吓住了,他的匆匆来到也说明高辞官没有提前通知他。太子慌神了。

    高冲琢磨:如果是自己这个时候见不见太子呢?

    左右思量一下,感觉应该不见,只是自己不是高,没有高几十年宦海沉浮的经验,不能替高做打算,不过,太子一来,自己想去拜见高的心思就要落空。

    正想着,眼角边掠过一个身影,扭头看,却是时迁正向自己招手,他弄了一身高府下人的衣服穿上,只是他的小身板太小,那种不伦不类的感觉就让高冲想笑。

    看看左右没人注意自己,高冲就走过去,时迁却大摇大摆向他走过来,先像模像样的行礼,然后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声音说:“你交代的话写上去了。”

    高冲点头,“师傅,你知道新文礼的下落吗?就是昨晚劫杀我的那个家伙。”

    “在宇文府。”

    还真是他!自己也没什么仇人,除了公子炫就只有宇文化及了,高辞官,自己这两大仇敌会怎样对付自己?宇文化及已经出手,公子炫呢?看来自己得想办法离开京城,不能让他们把自己给弄死。

    太子来了,高冲就先回自己在高府的小院,心里盘算太子会和高说什么,自己一会儿要是见到高应该怎样开口,看看高能不能把自己弄出京城。

    高冲的思绪还没落,外面就喊:“太子起驾。”

    太快了吧?这么短的时间,不会见到高两人就是打个招呼就告辞吧?

    “不好了!老爷昏迷了!快请郎中来!”

    这一声比太子起驾还令高冲震惊,跳起来就往外跑,跑了没几步,高冲就站住,随即就偷着乐,高!实在是高!高这一手真的太高了!

    就因为高鼎力支持太子,才让文帝对高不满,最后被罢相,但是高几十年宦海生涯门生故旧满天下,只要他活着影响就在,辞官就是为了消除文帝对高的疑虑,告诉文帝你家的事情我不管了,你愿意怎么玩就怎么玩吧。

    但是太子来访,高要是不见就会被别人说成:人品有问题,会让被其他人心生隔阂。

    见!就会被文帝误会。

    正所谓:见与不见都是一道难题,见与不见都有人说是非,见与不见都会让世人语病。

    所以,高见,但是,我昏迷了!

    只有知道高是装病的人才能分析出高的策略,老江湖就是老江湖啊。高冲从心里往外佩服高,就凭这一手就够自己学几年。

    今天想见高是不现实了,回去吧,其实自己已经得到想要的答案,见不见高都无所谓,现在自己要打算了是怎么样避开宇文化及的追杀,还有公子炫母子的报复。这才是最主要的。

    刚到自家小院,就看到索超在门前焦急的走来走去,见到高冲来到就像见到宝贝一样,大喜,大步而来:“大哥,你可回来了!快回大营。”

    大营又出了什么事?莫不成兵部追杀过来?只是有人追杀老子,索超不会这么一副欢天喜地的样子吧?

    马车刚要掉头,就听到马挂銮铃之声急促响起,急促的马蹄声由远及近快速驰进,什么情况?

    张清立即拿出打将石握在手中,见张清如此紧张,李逵刷一下就把板斧提在手中,花荣就要张弓搭箭。

    “哈哈哈!他来了!”李逵忽然哈哈大笑起来,“莫要紧张,张奎那小子来了!某家还以为他被突厥人给煮了,原来还活着!”

    张奎来了!高冲一喜,来的太及时了,李逵认识张奎很正常,因为张奎植入的身份就是高冲家将,跟李逵身份相同,其他人当然不认识张奎。

    张奎来得正好,现在正值多事之秋,张奎这个高手的到达,自己就多了一份保障,实在不行就直接杀出京城,找到那个什么青霞山去做山大王,等过几年风云突变之际揭竿而起,省得在这里受这份闲气。

    张奎纵马飞奔而来,看到李逵咧着大嘴笑,张奎英俊的脸上就现出一丝微笑,“铁牛,您到你还活着,感觉真好。”

    本来李逵笑呵呵的,被张奎一句话弄得很不满意:“你都活着,为什么俺铁牛不能活着?”

    张奎飞身下马,来到高冲面前,推金山倒玉柱跪倒在地,“张奎拜见少爷,未能及时保护少爷,请少爷责罚。”

    高冲道:“大街上不必行大礼,快起来。”

    “是。”张奎规规矩矩拜了三拜这才起身,然后道:“少爷你的手受伤了?”

    高冲道:“一点小伤,现在我要去军营,路上再说。”

    一行人加快脚步直奔左大英,路上就把高冲遇袭的事情讲了一遍,最后高冲道:“现在正值多事之秋,万事要小心。”

    张奎脸色凝重的点头。

    杨方都等的急了,看到高冲进来就像看到宝贝一样开心,“兄弟,你再不来我都要疯了,将军已经催了三次,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