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助战

猪八戒的师兄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她给少爷捣乱,不帮。”仇琼英恨恨地说。

    “我们帮不上吧?”三招两式飞刀娘子就落败逃走,扈三娘根本就不看好,就大汉刚才那一下子,自己根本就接不下来。

    “少爷是开门招贤,只要有她心为少爷所用,我们还是帮一把吧,”萱儿轻声说。

    “萱儿,你不怕引狼入室?”扈三娘笑着说。

    萱儿微笑:“还不知道究竟谁是狼,她不怕就被狼吃呗。”

    “那就是要帮啦,要帮就快点,万一她被那些人抓到,还好费事,用石头用飞刀?”花木兰说。

    “你们慢慢走,我们追上去看看。”扈三娘就往那边追过去。

    飞刀娘子已经被大汉追上,大汉的速度不快,但是腿太长,所以飞刀娘子没跑多远就被追上,仗着身手灵活跟大汉周旋,只不过赤手空拳她的似乎落败被抓只是时间的问题。

    既然要帮,那就出手吧。

    仇琼英取出打将石素手一扬,打将石刷的一声就打出去,直奔大汉膝弯,飞刀娘子踢中大汉无功却几乎伤了自己,仇琼英已经看在眼中,对付这样抗打击力强悍的对手,只能攻击他的关节和面部要害,跟大汉无冤无仇,所以仇琼英没取要害。

    啪的一声打个正着,打的大汉一个踉跄,没事。

    仇琼英真被吓一跳,这都没事?再来。

    素手一扬两块打将石飞出去,同取大汉左右双膝弯。

    啪啪两声,打将石正中目标,大汉扑通一声跪地上,飞刀娘子向这边一扬手:“谢了。”转身就跑。

    大汉跳起来哇哇叫“谁打我?”竟然一点事没有,这让仇琼英惊讶之极。

    飞刀娘子边跑边叫:“姑奶奶的棒槌先存在你们那里,一定会取回来的。”这回飞刀娘子学精了,不等大汉再来追,箭步拧腰脚尖一点地就上了房顶,蹿房越脊轻若飞燕,转眼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就是她拿石头打你。”跑了和尚跑不了庙,仇琼英连续三次用打将石打人,自然被人看到,飞刀娘子跑了,这伙人就向仇琼英围过来。

    仇琼英二话不说,打将石出手直取大汉面门。

    啪的一声脆响,正中大汉面门,打将石打的粉粉碎,但是大汉却一点没有,只是脚步慢了一分,如果说刚才打中膝弯大汉没事,仇琼英只是惊讶,现在仇琼英就是震惊。

    大汉哇哇暴叫:“女娃娃,你敢用石头打我,我要把你卷着大饼吃。”迈大步就向仇琼英冲过来。

    “打他膝盖。”扈三娘说,如果不是在大街上,如果不是有总兵女人的身份在那里摆着,扈三娘真想取出飞刀试试这大汉是不是真的刀枪不入。

    这回仇琼英没跟扈三娘吵架,聚力玉腕娇叱一声,打将石化成一道青光就打出去,直取大汉走膝盖。

    准确无误的射中目标,但是,依旧没有一点效果,扈三娘很干脆的拉着仇琼英就跑进人群中,她们可没有飞刀娘子高来高去的功夫,跑总行吧?哪人多往哪跑。

    “都闪开!耽误了邱大爷的事情把你们全打死。”掌柜的眼看着人群拥挤,两女不知去向,不禁怒吼。

    这声真比城管来了还管用,哗啦一声,老百姓立即跑的无影无踪,再找两女芳踪,已经是云深不知处,气的掌柜狠狠的一跺脚:“你们这群没用的东西,今天不用吃饭了。”

    大汉瞪着牛眼说:“不给饭吃俺就走,当初说好的,跟你们来就给饭吃。”

    掌柜瞪眼道:“活没干成吃什么饭?饿着。”

    大汉急了,一伸手就把掌柜脖领子抓住,像提小鸡崽子一样提起来:“你说啥?敢不给俺饭吃,俺就走。”

    “放手放手。”掌柜被勒得脸通红,呼吸困难。

    “傻虎大快放手,要不然饿死你。”伙计们围住大汉虎大一阵猛踢。虎大急眼了,拿着掌柜就一轮,噼噼啪啪一阵响,这些伙计全趴下了,再看掌柜,在翻白眼呢,只剩下半口气。吓的虎大扔下掌柜扛着托天叉撒腿就跑。

    东西没买成,见义勇为一回,虽然不那么尽善尽美,总算是救飞刀娘子出火海,几女兴高采烈地打道回府,正看到高冲带着新进的两名亲兵郑怀、张宪回来。

    众女就拉着高冲七嘴八舌的将过程讲了一遍,讲的兴高采烈,看到众女开心的样子,高冲啥也没说,能让众女开心就成,心中却在暗暗合计:如果白娘子真是飞刀娘子、这个邱大爷真是邱豪,邱豪的力量真要重新估量。

    飞刀娘子在辽东十三股土匪中排不进前三名,至少在前五名,这样一个女悍匪竟然被邱豪一家药材收购店给打出来,邱豪的力量岂不要横行一方。

    使用三股托天叉的大汉是谁?按照女孩子们的说法大脑有些问题啊。

    高冲哄得众女高兴,等她们去洗浴的时候,先把张怀、张宪介绍给严成方,然后让严成方去打探那家药材收购店的情况。

    果然,收购店就是邱豪的商铺,今天事情的起因是因为飞刀娘子拿着一只三百年以上的山参来卖,商铺直给十吊钱,飞刀娘子要拿回山参走路,却被不允许,所以才打起来。

    强买强卖?这就是垄断生意的优点,高冲觉得这是一个机会,明天问问萱儿收购价格能不能再提高一些,像飞刀娘子宁可拿着山参去卖给邱豪的商铺,也不往自己的收购店这里走,不是没有原因,名气太小只怕是其一,其二,一般的药材也就罢了,像这种三百年之上的老山参,只怕内中还有自己不知道的名堂,比如说:只能卖给邱豪的商铺。

    门一响,花木兰走进来:“少爷,天晚了,该洗脚休息了。”虽然身份不一样了,众女还是按照以前的规矩:大家轮流伴寝。

    高冲道:“木兰,你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不再是侍女,这些事就不要做了,你先回放去吧,过一会儿我就过去。”

    花木兰将冒着热气的木桶提进来放在高冲脚边,蹲下身躯伸出玉手来给高冲脱鞋:“少爷,以后你有了夫人,我们做这些事情得先看夫人的脸色,也许我们不该当少爷的妾,一直当贴身侍女也许更合适。要不少爷你就还要我当贴身侍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