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立字为据

猪八戒的师兄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不是搜,是寻找,请高总兵注意用词。”肖原冷酷地说,“滋事重大,请高总兵配合。”

    高冲的脸全冷下来:“请问特使,你们究竟要找什么?王朝贵丢失东西因何要到本将府中搜寻?请特使给本将一个能让我答应的理由。”

    肖原脸色凝重,“这件事很重要,我不方便说,请高总兵配合,高总兵要是一意孤行,本特使将不得不动用金皮大令。”

    高冲冷笑:“这么说特使是一定要搜本将的总兵府?”

    “是找,不是搜。”

    “拿来!”高冲一伸手。

    “什么?”

    “总管大人的手谕,这里是营州总兵府,不是乡间茅屋,特使大人想搜查总兵府请先出示总管大人的手令。”

    “大胆!本特使持金皮大令巡视幽州各部,就是代表总管大人亲临,高冲如要在冥顽不灵,休怪本特使先斩后奏。”肖原双目一翻,不在眯缝眼,而是精光四射。

    “总管大人命特使手持金皮大令巡视幽州各部,而未授权搜查各部总兵府,特使大人一来便不分清红皂白强行搜我总兵府,是何道理?走!我与你到总管大人面前辩一辩理,究竟是总管大人真得授权与你还是你乱用职权。”

    肖原高举金皮大令,喝道:“金令在此,如同总管大人亲临,高冲不遵将令,按律当斩,本特使再问你一次,你执不执行军令?”

    这是要拿高冲开刀,众人就看着高冲究竟打算怎么办,很显然这个特使就是某一方请来的外援,高冲不让搜查总兵府,就是违抗军令,让搜查,高冲的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一点威严将荡然无存。

    高冲忽然笑了,给紧张的气氛带来一丝缓和,众人心说:唉,这个厉害的总兵终于要妥协了。

    高冲道:“到现在为止,本将还不知道你们究竟要找什么,特使大人究竟要我配合什么,请特使大人明示。”

    肖原冷然道:“本特使已经说过,滋事重大,高总兵只要配合就行。”

    高冲一侧身,众人以为他真的妥协之际,高冲道:“这里是大隋营州总兵府,特使大人一不说要查何物,二没有总管手谕,特使大人却一定挟金皮大令要本将配合,现在本将可以同意你们搜查,但是,第一,我必须要知道你们找什么,第二,如果找不到怎么办?谁给本将一个交代,特使大人如果交代不清楚,今天本将就不如配合,如果有人胆敢乱闯总兵府,按大隋律:当可视为公然冲击官府,可立即斩杀,严成方何在!

    “末将在!”一身戎装手提青铜卧瓜锤的严成方现身。

    “没有本将军令,任何擅闯总兵府者,杀无赦!”

    “是!”严成方应和,“左右,攻击准备。”

    现场刚因为高冲的笑而有些缓和,现在却是刀出鞘弓上弦,大有大战一触即发的紧张。

    邱平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两位大人息怒,没必要弄得这样僵,王朝贵王大人在卑职来时交代过,这点东西并不怎么贵重,但是这却是给乐平公主她人家做寿礼的物品。王大人也不敢稍有差池,两位大人,卑职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卑职只有请两位大人以大局为重,不要将好事变成坏事。”一边说一边连连行礼,“这些东西王大人都做了特殊处处理,卑职拿了东西就走。绝不动总兵府分毫。”

    看热闹的震惊了,邱家居然要给乐平公主送贺礼,居然搭上乐平公主这条线,邱家这是要上天的节奏吗?

    高冲冷冷的看着邱平,邱平神色平静的看着他,神色诚恳的就像真有那么一回事一样。

    高冲冷然道:“王朝贵居然把给乐平公主做寿礼的东西丢失,这个不归本将管,但是,居然想把这个罪责推到我的头上,现在,本将可以同意你们搜查,但是,必须说清楚是什么东西,其次,东西找到皆大欢喜,找不到本将概不负责,其三,找不到东西,本将有权相信你们这是故意为之,以隐藏你们不可告人的目的,所有进入总兵府者,都按大隋律治罪,立即绑缚法场斩首,你们同意,就请进。”

    僵住了!

    肖原瞟了一眼邱平,邱平就轻轻点头,肖原道:“本特使一直在讲:滋事重大,就是想给高总兵留个面子,既然高总兵这般顽固不化,如果在总兵府找到送给乐平公主做寿礼的物品,高总兵私吞贡品的罪名难以推脱,本特使将不得不动用金令严肃处理。高总兵你可要想清楚。”

    图穷匕见,终于说出此行的目的,就是要把高冲治罪,高冲心说:萱儿把总兵府翻了个底朝天也没再发现新的玩意,看你们还能找出什么物件,要找黄金吗?此生无望也。

    “本将行得正走得端,该说已经说了,请吧。”高冲一挥手,“但是,口说无凭特使一定要搜总兵府就请立下字据,第一说明你们究竟要找什么,不能将来你们指鹿为马,把本将的东西硬说成你们的,你们必须把要找的东西说清楚写明白,然后你们进去,搜到你们要找的东西本将甘愿受罚,搜不到怎么办?咱们写个一清二楚,以便将来见了总管大人有个交代,省的日后打嘴架扯不清。”

    立字为据!这可白字黑字要写个一清二楚,这可不仅仅是张字据,这事关项上人头的存留,这位年轻的总兵官可是磨刀霍霍准备着呢。

    写是不写?

    肖原再一次将目光射向邱平,再一次得到邱平肯定答复后,这位特使说道:“既然如此,多说无益,笔墨伺候。”

    真的要写啊!看热闹的都不禁纷纷交头接耳,白纸黑字一写下,谁想耍赖都做不到。

    自有文书执笔写下字据:今有幽州特使肖原为寻营州前任总兵给乐平公主贺寿之用的千两黄金,进入现任营州总兵高冲总兵府内寻找,如果在府内搜出贺寿用黄金,高冲犯有大不敬之罪,当拿下问罪,如果没有贺寿用黄金,肖原愿以项上人头洗刷高冲冤屈,口说无凭,立字为据,另,贺寿用黄金底面做有梅花状暗记。”

    下面是立约人。

    高冲和肖原分别签字画押。

    一式两份,高冲和肖原各自保留一份。

    “请吧。”高冲一挥手,事已至此,就等图穷匕见的时刻,“严成方。”

    “属下在。”

    “率领儿郎紧随特使大人之后,看清楚了,咱们府中有没有他们要找的东西,命令刀斧手准备。”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