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邱氏送礼

猪八戒的师兄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高冲的客房前只有几名小斯,一个个都是眉清目秀,要是换上女装只怕是很出色的美女,从他们的举止中高冲能看出来这些个小厮都身居不错的武功。

    “高少好,您回来了,您请进,少爷已经等了您很久。”一名小厮走上来向高冲行礼,神态恭敬,完全没有作为幽州第一少跟班的飞扬跋扈。

    “高少回来了。”房门移开,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高冲还以为是女孩子,抬头看时,却是一个更加出色的小厮正向自己凝眸而笑。

    这个小厮那才叫一个出色,如果装上女装,就连女孩子都比不上,高冲就不免多看了几眼。

    就听李敏笑道:“高少不要看了,她不过是女孩子穿上男装罢了,出门在外带几个女孩子在身边总是不方便不是?被家父知道非得挨一顿排头不可,带小厮出门总可以吧。”

    李敏笑着说,起身向高冲走来,“高少,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来了幽州这样久,也不跟哥哥说一声,莫非嫌弃哥哥我这里小门小户,没好东西招待你不成?”

    高冲苦笑:“驸马爷,这我可担待不起,我不过是一小小的将领,去总管大人家串门,还不被打出来?”挥手示意张怀张宪留下,举步向里面走去。

    屋子里面除了李敏之外,还有两个男装女孩子,外加一个青年,能跟李敏一起来的会是什么人?李敏走到哪里都带着美女随身服侍,不知道宇文娥英知道是什么反应?

    唉,怎么又想起这美人来?尤其是当着人家老公的面。

    李敏上来勾着高冲的肩膀向里走,高冲就闻到一股好闻的香气,不知道李敏一个大男人喷这么多香水干什么?你想跟你的女侍比美不成?

    “黄金仙子,能提供李敏的资料吗?”

    “滴答,可以,李敏字树生,美姿容,善骑射,工歌舞弦管。大业十年,帝复征辽东,遣敏黎阳督运。时或言敏一名洪儿,帝疑“洪”字当谶,尝面告之,冀其引决。敏由是大惧,数与金才、善衡等屏人私语。宇文述知而奏之,竟与浑同诛。其妻宇文氏寻亦赐鸩而终。”

    这回黄金仙子没提扣功德值得事情,但是高冲得到的信息之后却黯然无语,李敏未来怎样,高冲并不在意,在意的是宇文娥英最后竟被赐死,饮毒酒而终,这让高冲心里很难受。

    大业十年,乐平公主已死,宇文娥英没有了母亲的依靠,最后竟然被他这个现在看起来非常疼爱他的舅舅给毒死了,唉,最是无情帝王家啊,那时候宇文娥英不过三十出头吧,从乐平公主这里看,也能推算出那时的宇文娥英正是风华绝代之时,这样一个美人就这样香消玉殒,可惜啊。

    也让高冲悚然而惊,现在的晋王杨广对宇文娥英疼爱有加,谁会想到日后会赐死这个这时候自己这样疼爱的外甥女,对外甥女尚且如此对旁人会怎样?大业二年,杨广随便找个借口就把高宰了,自己这个高的侄孙会什么下场?这还有几年时间?这才是最迫切的事情。

    “来,高少,我给你介绍一个人,他家在幽州地界可是大富豪啊,比我有钱多了,以后缺钱就找他家要,要是不给,咱们就去他家抢。”李敏笑着说。

    高冲锋神游的心神就被愣生生拉回来,就看到另外一名青年微笑着迎上来,李敏指着他说:“他叫邱联盛,在幽州城也算是个小小的官僚,这不算什么,主要他家里有钱,他老子太会挣钱了,只要是挣钱的玩意都插一脚,高少缺钱不?先让这小子孝敬你几千两花花。”

    邱联盛就笑着向高冲一揖倒倒地,“邱联盛见过高少。”双手地上一副礼单,“初次见面不成敬意,请高少手下。”

    邱联盛?这就是邱大爷的儿子吧?居然能惊动李敏来做说客?老子真有这么大的威望名声?只怕还是看在高这个伯祖的面子上,这是求和还是别有所图?

    都说邱大爷将自己最美丽的女儿送给李敏当妾,看来是真的,要不然凭李敏的身份怎么会跟一个土豪联系上?而且还替土豪出面?

    看到高冲看着邱联盛不说话,李敏就笑:“高少莫不是嫌弃东西少?一回生二回熟嘛!先拿去买杯茶喝。”拿过礼单就塞到高冲怀中。

    高冲苦笑,“李少,你难道不知道我这次来幽州什么事?这个弯我还转不过来啊。”

    李敏就哈哈一笑,“不打不相识嘛!想当初我跟杨雄还打过一架呢!不,何止一架?每一次都是我被他按在下面狠狠地揍,我说什么来着?起来之后再跟他打,打来打去不就成了好朋友吗?你要是觉得这口气出不来,联盛,趴地上,让高少狠狠打你一顿出气。”

    李敏把话都说这份上,高冲要是再矫情就有些不地道,属于不给李敏面子,这个仇可结深了。

    高冲道:“李少,啥也别说了,这礼我收了。”’

    “这就对了嘛!今晚我做东,殇雪大酒坊,到时我派车来接你,省的以后被杨雄那小子知道我都没请你好好喝一顿,回头又揍我,不见不散啊。”

    “一定。”

    李敏带着邱联盛告辞出门,驿丞早就在门外候着,见李敏出来忙小跑着上前施礼,李敏道:“你这小子别总是狗眼看人低,好生伺候我兄弟,否则小心你的狗头。”

    驿丞一个劲的点头哈腰。

    上了车马,邱联盛终于忍不住说道:“李少,这回你该告诉我这个高冲是什么来历了吧?”

    李敏没了刚才跟高冲谈笑风生的气质,瞥了一眼邱联盛,接过男装侍女递过来的精致小杯子抿了一口,另一女侍拿着雪白的手帕给他擦拭唇角。

    李敏道:“我真服你们,连什么底细都不知道你们就敢胡来?”

    邱联盛急忙赔笑,“还请李少示下。”

    “这也就是我回来的及时,要不然你们要闯大祸了!他是前雁门总管高琼的孙子,高相国的侄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