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六章 第一次接触裴小乔

猪八戒的师兄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看到高冲的大黑脸,裴小乔柳眉轻轻一颦,随即又舒展开来,很显然这美人想起大黑脸是谁。

    “高柱国,给您添麻烦了。”裴小乔清清脆脆的说。

    高柱国?正不服气准备捋胳膊挽袖子想教训一下这个黑炭头的纨绔们,猛然一惊,忽然就想起这个大黑脸是谁大隋朝最年轻的柱国、南阳公主的驸马、营州太守高冲。我的天,幸好没动手,否则自己这些人够他他一划拉的吗?

    裴小乔终于像脱出牢笼的小鸟走出纨绔们的包围圈。

    高冲道:“小事一桩,裴小姐请稍后。”左右看一眼,“谁是御守?”

    “回禀柱国爷,小人是。”一个汉子急忙走上来。

    高冲点头,“你到车辕上去,我喊你的时候,你就驾车向前走。”

    “是。”御守忙爬上车辕。

    高冲将静儿放在干净的地面上,叮嘱道:“不许乱跑,等一会我抱你上车。”

    “嗯。”静儿重重点头。

    “玲玲,照顾好静儿。”高冲向玲玲说,玲玲咬咬嘴唇,小手一拉裙角,可怜兮兮的说:“少爷,人家的鞋子也沾泥巴了。”

    高冲想说:“自己跳上去。”但是看到小姑娘大眼睛中的楚楚可怜,高冲这句话就没说出来,看了一眼天色:“一会儿跟我回家去,省的再派人接你。”

    “嗯。”小丫头重重点头。

    高冲来到车边,左右看看,还真没有地方能占脚,回头向一名亲兵道:“把你的枪给我。”

    普通士兵用的枪当然不会是全铁枪,你给他,他也用不了,亲兵的枪是七尺红缨枪,用白蜡杆为杆,虽然不如全铁枪结实,确实有铁枪没有的弹力,普通士兵用起来会更灵活多变。

    高冲接枪在手,长枪一伸,就深入车轱辘中,一合阴阳把喊了一声:“驾车!”

    随着这一声喝,沉重的马车竟然被挑起来,直接出了烂泥坑,御守感觉车身一轻急忙一挥鞭子:“驾!”

    驾辕的骏马一发力,困了半天的马车就这样出困。看的周围那些纨绔子弟直咧嘴,一个劲的说:幸好没莽撞,要不然,非被这个黑炭头给弄死不可。

    枪挑马车不是什么难事,作为大将要是没这两下子还怎么纵横沙场,想当年高冲连挑铁滑车面不改色,这就是大将。大将的彪悍岂是这些纨绔子弟可以想象的。

    最主要的是高冲用的是普通木杆枪,这种劲道如何发出来既将马车挑出来,还不伤损枪杆,这才是功夫,只是那些纨绔子弟怎么会懂其中奥妙?

    高冲将红缨枪扔给亲兵,回身抱起静儿,向裴小乔道:“裴小姐,请。”

    “多谢高柱国。”裴小乔轻声说,温柔的样子让纨绔们顿足捶胸,自己等人讨好了裴小乔大半天,连一个微笑都没换来,早知道这样,本公子也去练武,美人原来爱英雄啊。

    将静儿放上车,回身就看到裴小乔提着裙角,正小心翼翼的踩上车蹬上车,高冲用衣袖裹住自己的手,伸到裴小乔身边。

    什么意思?让裴小乔扶着自己的手臂上车,衣袖垂下来,是怕两人有肌肤相亲,虽然这时节礼教不像后世那样厉害,但是裴小乔一个未出阁的大家闺秀,神圣的玉手怎么可以轻易被异性接触?又不像静儿从小就跟高冲厮混惯了,静儿觉得自然,高冲觉得习惯。

    看一眼垂下的衣袖,裴小乔轻声说:“多谢。”洁白如玉的素手轻轻搭住高冲的手臂,借力上车。

    静儿却没有立即进车厢,咬着小嘴唇说:“冲哥哥,你很久没去静儿家了。”

    静儿说这个家指的是乐平公主的府邸,一般人还真进不去。

    高冲笑着说:“我就送静儿回家。”

    静儿发出一声欢呼,张开小手就向高冲扑来,高冲忙制止:“静儿干什么?”

    “静儿要骑马。”静儿指着赤炭火龙驹说。

    高冲道:“静儿,骑马风大,会吹得脸变黑,你看我的脸是不是很黑?”

    裴小乔听到高冲找这个借口搪塞静儿,就不由得掩唇轻笑。

    静儿却信以为真,“不要啦,静儿才不要像冲哥哥一样脸黑黑的,难看死啦。”转身就要进车厢,忽然道:“玲玲姐不怕脸黑吗?”

    “玲玲一个疯丫头哪里会在意这个?”

    “嗯。”

    玲玲听高冲说自己是疯丫头,就不满意的崛起小嘴,但是如果自己反驳,只怕静儿就会来跟自己枪马,所以,玲玲只好忍了,心说:坏蛋少爷,回家我就去找姐姐们告状。说你有勾三搭四,嘻嘻,叫姐姐们打的你满头包。

    高冲向杨雄和杨昭道:“两位大哥,小弟就先告辞了,回头再叙。”

    胖子杨自然没事,杨雄却大为不满,“我说兄弟,你不能这样重色轻友吧?见了漂亮小姑娘就把兄弟们给忘了。”

    高冲哭笑不得,“既然这样,就请杨大哥一同走吧。”

    杨雄这才高兴起来,重重一拍高冲的肩膀:“嗯,这才是兄弟。”

    “玲玲上马。”高冲向玲玲招呼,玲玲像只欢快的小燕子一般就跑过来,高冲伸手一拉,玲玲轻盈的跃起就上到马背上,稳稳地坐在高冲怀中。高冲顺手拦住玲玲纤细的小蛮腰催马跟上马车。看的杨雄就眼珠子发亮,心说:要得!回头我也去找几个小丫头收养,慢慢的看着她们长大,实在是一种享受。

    高冲要是知道杨雄被玲玲刺激到,想去玩培养计划,一定会哭笑不得。

    实际上这在大户人家非常普遍,有钱有势的人家都会购买一些有姿色的小女孩加以培养,真正出色的,自然会被主人收房,其余的不是作为歌舞伎就是被将来送出去做礼物,只是高冲接受不来这一套,没往这边考虑罢了,在杨雄眼中,玲玲就是高冲的培养计划。

    隔着车窗,两个小丫头也没闲着,依旧一来以往的谈论踏春游玩的事情,静儿自然不像玲玲那样见多识广,一边听着玲玲的诉说,一边询问。

    “冲哥哥,静儿也去辽东玩好吗?”静儿忽然说。

    “好。”高冲随口说,说完之后就一愣,心说:这样正好,天天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如果静儿忽然病发,自己正好及时医治,心里就合计怎么把静儿弄到营州去,等到下半年把静儿的病治好了,再给送回来,顺便给太子做寿,一举两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