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八章 升官的理由

猪八戒的师兄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什么虎口夺食?难听死啦!”南阳公主翻翻美眸,“怕什么?你是本宫的驸马,父王的女婿,我看你应该才是父王的横勇无敌大将军。”

    “嘘!传进宇文述耳中,这老家伙还不更要想办法把我弄死?我死了你这没主名花一定会被他想方设法弄到他家去,我在九泉之下岂不也不会安稳?”

    一只香嫩的小手捂住他的大嘴,南阳公主轻轻靠在他的胸前,小声说:“同生共死。”

    高冲心中感动,轻轻搂住南阳公主。

    文帝为什么给高冲升官?杨广说的已经很清楚因为高冲打着双王爷的旗帜进京,让暗潮涌动的京城为之一静,这对于安定京城局势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所以文帝要给高冲升官。

    想明白其中意的高冲夫妇怎么会不感慨万千,这时候双王爷坐镇兖州,拥兵自重,什么时候都可以举兵勤王,所以双王爷不来京坐镇兖州的作用巨大,而高冲却代表双王爷进京,高冲却是太子杨广的女婿,高冲这一来带给支持杨勇一系的压力奇大,因为双王爷拥兵在外,就更会让有想法的文武大臣们不敢轻举妄动,而双王爷也借高冲表明自己的态度。

    看起来很简单的一件事,其实里面的波澜真得不可道也。

    高冲一开始没想明白,主要是因为顶替双王爷的名号进京,这是一开始就做好的准备,就是来给杨广撑腰的,只是没想到文帝却因因为这个给自己升官。

    这一点也让高冲想明白:只有杨广登基,自己才会有好日子过,杨勇登基,只怕第一个杀的就是自己。

    高冲升官,杨广夫妇当然要给他庆贺,高冲升官当真是几人欢喜几人愁,就算是杨广集团内部,也不会是一个声音,有高兴的,就有不高兴的。

    高冲现在也不想去想别人到底高不高兴,美人,老子已经抢到手里,你们在想抢回去门也没有,其实想当初老子也没想抢南阳公主做老婆,谁让南阳公主偏偏跑去岫岩买玉石?

    老子也没想裂土封疆,只是你们打一开始就像弄死我,我只好自保。

    “冲哥哥。”

    这天,高冲刚练完功夫正准备洗个凉水澡,外面就传来小女孩清脆的声音,门一开,一个娇小的身影带着一阵香风就冲进来,不管不顾就往高冲身上扑,谁?

    除了静儿还有谁?

    “冲哥哥快想办法啊!娘亲不许静儿去营州,静儿还要去骑梅花鹿呢!”静儿搂住高冲的脖子,小嘴立即像开了机关枪一般突突开了。

    怎么回事?高冲有些蒙,“静儿先别着急,你先去找你小姨,我洗完澡就来。”

    “不许洗澡!先想主意。”静儿不依道。

    “不洗就不洗,提前声明,一会儿静儿要是变得臭臭的,我可不抱着你。”

    “哼!冲哥哥也欺负人!静儿去找小姨告状!你们都欺负静儿。”静儿跳到地上气呼呼的去找南阳公主。

    高冲就摇头,紫妍笑道:“少爷,小小姐就这个样子,以前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现在有少爷吓唬着还好一些。”

    高冲愕然:“静儿以前岂不是小霸王?”

    紫妍就不禁掩唇轻笑。

    洗冷水澡紫妍是绝对不会靠近前,省的被无良的男人弄湿衣裙得病,等高冲收拾完自己来到客厅准备吃饭,就看静儿撅着小嘴气呼呼的坐在那里,南阳公主看到高冲进来,就无奈的向他一摆小手,那意思说:你来办吧。

    “静儿,吃早饭没有?”

    “不吃!饿死算啦。”

    “我们的静儿火气真大,这是谁惹到静儿啦?我去打他的板子。”

    “娘亲,你去打吧。”

    “怎么可能?一定是静儿做了错事,快来给我说说看,静儿做了什么坏事?”

    “静儿要骑梅花鹿,要骑马,要看大老虎,要赤龙捉迷藏,娘亲不许静儿去,娘亲是大坏蛋,小姨不给静儿出主意,也是大坏蛋,冲哥哥给不给静儿出主意?”小丫头咬着小嘴唇狠狠地看着高冲,看那架势,高冲要是不给静儿出主意,这个超级大坏蛋的名头绝对跑不掉。

    高冲惊讶道:“静儿不去营州?放心好了,我去跟你小姨和娘亲说。”

    “真的不骗人?”静儿歪着小脑袋说。

    “绝对真。”

    静儿这才转嗔为喜,呼的一声站起来直接向高冲扑来:“冲哥哥最好啦。”小丫头这样直接扑过来,高冲只能接住,否则还不把小丫头摔坏?

    “冲哥哥,表姐不想去营州的原因你知道,为什么你还答应静儿?这个小丫头可是很缠人。”静儿蹦蹦跳跳的跑了,南阳公主忍不住埋怨道。

    高冲道:“玉儿,宇文表姐去不去营州可以再议,静儿却非要去啊,静儿的病只是初步治愈,之后会不会还有并发症还需要观察,万一静儿的病情有反复,我们远在营州根本就来不及救治。”

    南阳公主愕然:“静儿的病还没好吗?”

    “静儿的疾病属于胎里带来的先天性疾病,现在的治愈只是表象,会不会有反复,我也不敢保证,只能继续观察,并做好治疗准备,把静儿留在京城万一有情况,就算我们赶回来只怕也来不及准备,那时候,我的罪名可大了。”高冲苦笑着说。

    这叫什么?没人能治静儿的病也就罢了,只能怪静儿命薄,治了一半,静儿忽然病发死亡,高冲这个庸医就要承担全部责任,不被推出去斩首示众也得被打成平民。

    看到南阳公主柳眉轻颦的样子,高冲心里叹气:唉,玉儿啊,为了你男人的泡妞大计,只能骗你一回啦,宇文娥英躲李敏是真,只怕躲你男人也是真,为了以后宇文娥英不会被你爹给毒死,你男人还得努把力,做男人好累。好玉儿,你也不会想以后眼睁睁看着静儿没了娘,甚至恨你一辈子吧?

    南阳公主叹口气,“可怜的表姐,我正在慢慢跟娘亲说表姐和李敏的事情,希望不要节外生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