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七章 小女难缠

猪八戒的师兄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退朝回到御书房,炀帝就命人将杨昭喊来。

    “儿臣拜见父皇。”晋王费力的的行礼。

    “起来吧。”看着无论行礼还是起身都困难的儿子,炀帝有些叹气。

    “谢父皇。”

    “营州现在什么情况?”

    “父皇,高冲现在正在全力清剿辖区内的土匪恶霸,同时还派兵清剿营州附近的马贼。”

    “宇文士及清剿马贼进行的怎样?”

    “兵部接到的情报不一致,儿臣不知用那一份回答父皇。”

    “都说一说。”

    “是。幽州总管阴寿送来的战报说:征北将军兵败退进幽州,折损士兵将近三成。征北将军的战报说:与马贼在白岐山而恶战,击败马贼数万,我方也有损伤。”

    “营州没有相应的战报?”

    “没有收到。”

    炀帝沉吟一下,“你去一趟营州,看看南阳怎样了?顺便看看宇文士及剿匪的情况,告诉高冲:营州的事情弄不好,朕饶不了他。”

    “儿臣遵命。”

    晋王要去营州,萧皇后就准备了一堆东西让带给南阳公主,如果不是现在的身份让萧皇后不能随便离京,萧皇后真想自己去营州,算算日子,南阳公主就快要临盆,萧皇后担心啊。

    杨昭没有走陆路,而是按照高冲给他的路线,坐船先到兖州在换大船出海。

    双王爷将晋王留下住了几日,听闻因为高冲调将的事情闹上金殿,还被宇文述咬了一口,老王爷就哈哈笑。

    晋王道:“叔公,您老似乎很开心一样?”

    双王爷笑道:“高冲抢了南阳做老婆,宇文述能放过高冲?闹吧,不闹怎么平衡呢?老夫正愁宇文述势大,有高冲这小子时不时跳出来闹一下也好,就是高冲不在京城,单凭裴矩一人只怕闹不过宇文述。”

    晋王苦笑:“叔公,您老这是干什么?”

    “你啊,学着点。”

    高冲除了每天思索营州治理,另一件事更重要教育三个小女生怎么当淑女。这是一个高难度的挑战,但是高冲得做。

    从外面回来,宇文娥英对于静儿的乱跑,很是气恼,但是当静儿粉嫩的手臂搂住宇文娥英的粉颈撒娇时,宇文娥英一点脾气没有。

    至于玲玲,张诗雨已经去鸡足山开金矿,所以玲玲成了没龙头的野马,再加上一个野生野长的虎妞,这个组合让南阳公主都退避三舍,尤其是虎妞对于其他人的抵触情绪很严重,不分男女,除了跟两个女孩交好之外,就跟虎大和高冲有交往,跟虎大却是敌对关系,每一次见到都是跟要掐架一般。

    所以,怎么教育女孩成为淑女的重任,就光荣的落到高冲头上。

    首先,高冲教导三女学女红,这个高冲当然不会,高冲就把高若兮找来当老师。

    可惜,没有半天,三个女孩就把高若兮气走。

    然后高冲教导三女声学习列女传,学习三从四德,那就更别提了,静儿眨着大眼睛说:“冲哥哥,静儿为什么要向一个不相关的人讲道理呢?一拳打过去去不行吗?”

    “哎呦喂!静儿你怎么可以这样不淑女呢?”玲玲大惊小怪的说,高冲就点头,嗯,确实不淑女。

    静儿看着玲玲说:“玲玲姐,你告诉,那天是谁告诉静儿:冲哥哥的眼睛圆又圆,玲玲姐一拳打过去,少半边,这句话谁说的?”

    玲玲就支支吾吾的一边偷看高冲,一边闪。

    虎妞举手发言:“是玲玲姐说的,玲玲姐还说:冲哥哥的大脸像烧饼,一口咬下去少半边。”

    “不是我啦,我没说。”玲玲将小手摆的就像蝴蝶飞舞。

    高冲就一捂头,看来三个小女孩真被自己宠坏了。

    “当当当!”猛烈地敲桌子,三个小女孩立即做的笔管条直,“三纲五常乃是根本,天地君亲师是为五常,我教你们功夫可算是师傅,也算是五常之一,你们不听我的话就是大逆不道,今天中午不要吃饭了,反省,下午再不听话,晚上也别吃饭,分开关黑屋子。”

    玲玲小声说:“能上厕所不?”

    “不能!不许吃饭不许喝水不许上厕所。”

    虎妞说:“会尿裤子。”

    “哎呦喂!那还不变的臭臭的?熏到少爷怎么办?虎妞你好坏。”

    “静儿不要变得臭臭的!”

    “当当当!”高冲拍着桌子说:“不想尿裤子就听话,否则,从现在开始不许上厕所。”

    对于小女生来说,不许上厕所,乃至于尿裤子,是一件不可忍受的事情,静儿已经感觉身上有怪味,立即说:“静儿听冲哥哥的话。不做臭臭的女孩。”

    “叛徒。”玲玲说。

    “看来是玲玲在捣乱,好,先把玲玲关一晚,以观后效,来人将玲玲关黑屋子。”

    谁人执行?

    仇琼英和扈三娘。

    玲玲吓坏了,真要关啊,一身臭臭的,怎么受得了?立即投降,“少爷,玲玲认错了。”

    这么难管的女孩,一个怕尿裤子就制住了?仇琼英和扈三娘就憋不住想笑,也只有这个坏蛋少爷才能才想出这么龌龊的招式。

    正当三个小女孩刚刚开始听话之时,有人来报:“晋王千岁到达营州渡口。”

    什么是营州渡口?就是辽水直通大海的上船地点,现在已经变成一个繁忙的码头,萱儿将营州的各种物资从这里上船运到各地出售。

    “冲哥哥走啦,自由啦!”

    高冲去接晋王,前脚走,后面三个小女孩就沸腾了。高冲就不进摇头,看来想把小女孩变成淑女,任重而道远,怪不得连南阳公主都不愿接这个活,自己是不是找个大麻烦?

    依照宇文娥英的性子,怎么可以将静儿教成一个小霸王?这个问题一定要跟宇文娥英好好深入探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