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七章 玲玲助战

猪八戒的师兄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高冲感觉自己现在就是灰太狼。

    笑眯眯地说:“很漂亮,玲玲,见过孔雀没有?”

    “见过了呢。”玲玲重重点头,“好漂亮哦,可惜没逮住。”大眼睛中全是渴望,对美丽的事物,女孩子向来没有什么抵抗力。

    “嗯,本来我想回营州之后带你们去猎孔雀,过年的时候给你和静儿、虎妞做几顶帽子,你已经有了野鸡翎就不需要孔雀翎了,还是留给静儿和虎妞吧。”

    “怎么可以这样?”玲玲跳起来说,“少爷,玲玲要孔雀翎。”丢掉野鸡翎扑上来就抓住高冲的手臂摇摆。

    “少爷,玲玲要孔雀翎做帽子嘛。”

    高冲很无奈的说:“猎孔雀需要运气,偶尔猎到一只,还不够静儿和虎妞两人分,你又不在我身边,我一定要留一份给你,虎妞和静儿会很不开心,这个你要和她们两个商量好。”

    玲玲眨着大眼睛疑惑的问:“少爷不带玲玲回去吗?”

    高冲道:“玲玲不是要在这里陪你娘亲吗?”

    “娘亲不是也要回营州吗?为什么变卦了?”

    有内情!高冲就愕然看向张诗雨,却见这美人已经走到一边。

    “你娘亲不回营州,玲玲不能让你娘亲自己这里过年吧?”

    玲玲疑惑的看看张诗雨又看看高冲,晶莹的贝齿轻轻一咬小嘴唇,“少爷,你一定弄错了,昨晚娘亲还说要回营州,是不是娘亲?”

    张诗雨头也不回地说:“改变主意了不行吗?”

    “娘亲,玲玲不在这里啦!玲玲要去猎孔雀,要回营州。”玲玲跑过去抱住张诗雨的手臂开始摇摆,“否则静儿和虎妞一定会把好东西全占有,娘亲,玲玲要回营州嘛。”

    张诗雨无奈的就向高冲瞟了一眼,却见这个男人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芳心中不禁满是愤恨:这个可恶的男人,到会找帮手,可恶的玲玲才是最大的小叛徒,一个孔雀翎就被收买。你已经十五岁了,不是小孩子好不好?

    看到张诗雨用愤恨的眼神盯着自己,高冲微笑着做了一个抱歉的手势,双手做了一个心的形状,向张诗雨扔过去,张诗雨就觉得自己的心一软,无奈的轻轻吐出一口香气,轻轻点点玉首。

    心说:已经那样了,还能怎样?他也算是仁人君子,这么多年对我们秋毫无犯,还照顾有加,若不是误中副车,何来此劫?依照别的主子的性子,只怕这时候连玲玲都难逃为妾为婢的命运,他却如此爱宠玲玲,还张罗着给玲玲找青年才俊为婿,为了玲玲,我就认了吧。

    “哦!娘亲答应啦。”玲玲欢叫着又跑回高冲身边,“少爷,娘亲答应了呢。”

    “好!我就带玲玲去猎孔雀。”高冲摸着玲玲的小脑袋开心的说。

    看着女儿在高冲身边欢蹦乱跳的闹腾,高冲一脸爱宠的哄着她,张诗雨就有种错觉。

    鸡足山交给张清打理,在李逵千般不愿中,还是咧着大嘴回营州,因为连张清都不留他。

    临行之前,高冲带着张清漫山遍野溜了一遭,对鸡足山的地形现场做了一番评估,已经跟邱豪彻底撕破脸,营州他不敢直接进攻,鸡足山这边就要做好一切准备,高冲答应:立即调一千连环弩过来防御鸡足山,这才率领大军浩浩荡荡的离开。

    半个多月之后,众人回到营州,早就得到消息的赵云率文武众将远远迎出营州地界,关公和张飞也从莲花山赶回来,兄弟相见开心至极。

    “大哥,小弟听说大哥坚辞幽州总管之位,想不明白啊!”张飞的大嗓门乌拉乌拉的响起来,高冲却感觉很平静。

    “大哥一肩担两州不好吗?要地盘有地盘,人人有人,要钱有钱,大哥为什么不要呢?”

    “开动你的大脑好好想,是不是这阵子光剩下喝酒了?”

    玲玲跟静儿和虎妞道:“黑炭头一定把少爷珍藏的好酒都给偷喝了。”

    “咱老张可没干那事!”张飞环眼大睁瞪着玲玲。

    玲玲才不怕张三爷,仰着晶莹的小脸说:“黑炭头没偷喝少爷珍藏的酒,去没去酒坊抢酒?”

    “没有!俺老张给钱了。”

    “给多少?回去玲玲就鼓动萱儿姐去查账,看看张三爷是不是又只给个赏钱。”

    “没有。”张三爷直接败下阵来,直往关二爷后面躲,看来又被玲玲说中。

    高冲无奈的说:“三弟,好酒无妨,你若是好酒贪杯误了事,这辈子你就别想再喝酒。”

    张三爷忙道:“大哥放下,小弟绝对牢记大哥教诲。”

    回到营州总管府,众将重新见礼,尤其关公张飞赵云三将,大礼参拜裴小乔。

    看到战神一般的大汉向自己行大礼,裴小乔的小芳心一个劲的狂跳,本以为看到的已经是自己男人的全部力量,哪里想到这里还有这等猛将,这似乎才是自家男人的心腹根本,要不然怎么会由他们镇守营州?

    落落大方的裴小乔让众将也是心悦诚服,前有南阳公主的高贵,今有裴小乔的大方端庄,众将感觉营州的辉煌将继续下去。

    回到自己的家,首先最开心的就是众女,因为众女都随着高冲去京城,然后转让战幽州,所以,没人收拾内院,裴小乔就没有自己的住处。

    高冲道:“小乔,你先跟我住一起,等你的院子收拾好了,再搬过去,好吗?”

    裴小乔柔声道:“但凭相公吩咐。”

    左右无人,高冲就轻轻揽住裴小乔纤细的腰肢,“终于回家了,我抓紧时间炼丹,好快一些与小乔做真正的夫妻。小乔苦了你了。”

    裴小乔不由得秋波婉转,俏脸嫣红,轻轻倚在丈夫怀中。

    是夜,总管府大排宴宴,营州众将给高冲接风,高冲想不喝多都不行。

    一直闹到深夜,众将才兴尽结束。

    休息几天后,高冲有尽入角色,首先给鸡足山派去一千连环弩。

    然后开始处理营州事物,赵云只是负责处理军务,政务自有长史来处理,这位长史可不是高冲自己的人,高冲就琢磨还得弄一个处理政务的人来,可惜的是:现在黄金有,没有功德值。

    “少爷。”萱儿轻轻柔柔的走进来。

    “什么事?”高冲从案牍中抬头。

    “少爷,无极丹的药材基本都已经齐全,就是差三味主药。”

    “哪三味?”

    “鹿角藤、龙血芝、龙根草。”

    就差三味!高冲放下文书,这个最重要,“发出消息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