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三章 敲山震虎

猪八戒的师兄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众将闻言,不禁面面相觑,想不出来怎样兵不血刃的拿下铁卜城,是否庞统有哗众取宠之嫌?但是,高冲这个主帅都没反应,众将却不好多言。

    高冲点头,“九弟,接着讲。”

    “是。”庞统应了一声,“小人有一计,请大人考虑。”

    看到高冲,庞统接着说,“大人可命全军将士,每人抱一捆干柴,乘着夜色悄悄靠近铁卜城,将干柴堆于城门城墙之处,引火焚之。”

    众将细细一想,不禁倒吸一口冷气,没有护城河的铁卜城,城头用水就会紧缺,再被这等大火焚之,还有活路?所有人再看庞统就变了脸色,裴元庆心说:这个丑八怪还挺厉害!怪不得大姐夫收他做义弟。

    高冲点头,“好!拿下铁卜城,九弟首功一件,我保举你为参军。”

    直接就上参军?裴元庆表示很不服气,本少爷费了多大的力气才混到参军?你一上来就是参军!

    十万将士人手柴草一捆,黎明时分,趁着夜色就把这些柴草堆到铁卜城外,十万人堆积柴草,瞬间就把铁卜城外堆满,高冲一声令下,弓箭手张弓搭箭,一道道火箭似一条条火蛇划过夜空,直接没入柴草之中,登时火光冲天,瞬间照亮半边天。

    吐谷浑人被惊醒,在城头上呐喊奔走,慌乱成一片,但是面对冲天大火却只能退却,水火无情啊!隔着老远,都能被大火烤得生疼,更别说上前救火。

    隋军后撤,站在山脚下看景。

    裴元庆吧嗒吧嗒嘴:“庞士元,你真厉害,我服你了。”

    这一把大火,别说一个小小的石头建铁卜城,就是铁城也会被少的融化掉。

    大火一直烧了整整一个白天,太阳落山之时这才慢慢熄灭,高冲令旗一挥,裴元庆嗷的一声大叫就窜过去。

    一把大火已经将铁卜城的敌军烧的意志全无,眼见隋军大举来攻,不战自退,隋军不用一个时辰便全面占领铁卜城,高冲兑现诺言,给庞统记首功,官居行军参军之职,正七品,这就让裴元庆眼睛有些发绿,但是看看被烧得乌七八黑的铁卜城,裴元庆只能仰天大叫。

    拿下铁卜城,就等于打开吐谷浑王城的东大门,高冲没给对方喘气的机会,立即挥军直扑吐谷浑王城。

    土谷浑王慕容伏允率大军迎战,双方在王城前面的草原上展开对峙。

    “大姐夫,怎么不打?”裴元庆等的不耐,偷偷去问高冲。

    高冲瞪他一眼,没搭理他,继续看沙盘,庞统笑道:“裴将军,此时的吐谷浑王急着与我军决战,士气正盛,此时决战,会让我军损失很大,兵法云: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等他们锐气消失之际,就是我军进攻之时。”

    裴元庆挠挠头,“大姐夫,是这样吗?”

    高冲在他头上敲了敲,“打仗可不是摆开架子打个你死我活就可行,这里面千变万化,差一步就会全盘皆输,别光想着一个劲的往前冲,跟士元学学怎么带兵打仗。”

    裴元庆嗷了一声,却是有些不服气,心说:这个丑八怪不就打了一个胜仗吗?有什么了不起!还想当少爷的先生?

    隋军没急着跟吐谷浑展开决战,这让隋军众将很奇怪,主帅明明说季节因素让隋军必须速战速决,怎么吐谷浑大军就在面前,主帅却没了动静?要不是高冲威严太深,众将领就要前去请命。

    每天,隋军隔着栏杆看吐谷浑大军在外面耀武扬威,高冲就是不搭理,命令高挂免战牌,除了战斗值班人员,其他人等休息。

    一天两天三四天,五天六天七八天,隋军都憋得眼珠子通红,高冲还是没下达作战命令。

    “裴将军,你跟大帅是亲戚,你去问问啊?”王君廓小声向裴元庆嘀咕。

    裴元庆道:“你别害我!大姐夫那张大黑脸一沉,我可不想去触霉头。”

    “兄弟们可都别的着急,眼见天就冷下来,难不成我们就在这里过冬不成?据当地人说,这里冬季零下四五十度,就咱这营帐,还不如阳光底下温暖。”

    裴元庆琢磨了一会儿,一拨楞脑袋:“不行!我不去,这阵子大姐夫正看我不顺眼,我才不去自找麻烦。”

    正在此时,聚将鼓忽然响起,裴元庆蹭的一下就跳起来,比谁跑的都快就奔帅帐跑过去。

    三通鼓响,满营众将聚齐,裴元庆左右看看,就凑到典韦身边,“老典,是不是要打仗?”

    典韦瞪着眼珠子说:“我怎么会知道?”

    裴元庆就往穆桂英身边凑,“桂英姐,是不是要开战?”

    “到时自知。”

    在裴元庆的郁闷中,高冲升帐,裴元庆满怀期待的看着高冲,希望能从高冲那里得到好消息。

    高冲左右扫视一下众将,忽然一声断喝:“裴元庆!”

    裴元庆一激灵,急忙撩战裙出列:“末将在。”

    “裴元庆,你可否四处散播不利于我军战斗意志的话语?”

    裴元庆立即大声说:“启禀元帅,绝对没有。”

    高冲黑着大黑脸说:“没有最好,否则被本帅知道谁散步不利于稳定君心的言语,必定严惩不贷。”

    裴元庆道:“末将不敢。”实在忍不住多问一句:“大帅,请问何时发动对敌进攻?”

    “休得多言。”高冲喝道,“回去之后,好好整顿你的麾下,必须做到时刻能战,战之则胜,否则,必拿你试问,还不退下!”

    “是。”裴元庆碰了一鼻子灰,心里那叫一个委屈。

    待裴元庆退回去,高冲道:“吐谷浑欺我军长途而来,想趁我军疲惫全力一战,此时吐谷浑士气正盛,我军当避之锋芒,但是,全军上下绝对不可松懈,必须做好时刻准备出击的准备,尤其是裴元庆,你初次参加这样的大型战役,必要小心谨慎,不可大意。”

    “是,末将谨遵大帅将领。”裴元庆捏着鼻子说,心说:我回去就挨个收拾那些当兵的,谁倒霉谁自己知道,谁让你们的大帅欺负我?我欺负不过大姐夫,拿你们出气总行吧。

    “退帐。”

    众将一头雾水的看着高冲离开,却看到裴元庆气呼呼的直奔本部兵马,不多时就传来士兵的鬼哭狼嚎声,众将心说:小将军受了刺激,这是拿士兵出气去了,我们也去查查吧,大帅这是敲山震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