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九章 围点打援

猪八戒的师兄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伊吾的主要兵力都去打埋伏了,没想到隋军会忽然换了一个方向出现,隋军基本上没费力气就把子城拿下来。然后将伊吾城团团围住。

    高冲却围而不打。

    伊吾的军队大部分都去设伏,但是伊吾城还是留下一些布防,加上伊吾城墙高大准备充足,直接进攻会让隋军损失众多,所以高冲围而不打。

    不打伊吾城不代表就这样结束,否则千里迢迢来伊吾是为了旅游吗?

    所以,高冲决定围点打援。

    大军围住伊吾,奎尼在沙漠边缘的部队一定会快速回防,消灭掉这支部队,伊吾城再无救兵,除了投降只能等着城破。

    裴元庆率队杀将出来拦住奎尼前进路线,裴三少开心,忍不住仰天大笑三声,可惜身边无人凑趣问一声:“将军因何发笑?”

    这难不住裴三少,银锤一点奎尼:“奎尼,还不下马受降更待何时?”

    奎尼上下打量裴元庆,不由得仰天大笑:“看来大隋气数已尽,竟然派出你这胎毛未净乳臭未乾的娃娃兵!来来来,让本大将军送你去见真主,纳命来。”

    催马轮刀直取裴元庆。九耳八环刀不由分说搂头便剁。

    裴三少也不躲闪,而是翻着眼睛看,等到大刀快要到头顶的时候,这小子才牟足了力气一个海底捞月,往上就崩。

    “开!”

    “镗!”大刀正砍在银锤上,砍得火星四射,大刀被震起多老高,震得奎尼一抖搂手,大刀好悬就撒了手。心中不禁骇然:这个娃娃怎么这么大的力气?看来我只能凭招数赢他。不能与之硬碰硬。

    当下,这口大刀轮开了,上三刀下三刀左三刀右三刀,一口气就劈了七七四十九刀,刀刀不离裴元庆后脑勺。

    裴元庆一见不惊反喜,抖擞精神,小伙子将这对锤轮开了,就跟奎尼战在一起。一个力大锤沉,一个招式巧妙,眨眼间两人就斗了二十几个回合不分胜负。

    奎尼这边大战裴元庆不说,伊吾城其他兵将就没这幸运,奎尼挡住裴元庆,但是,高冲可不是发出一路人马。

    就在裴元庆与奎尼大战的同一时候,伊吾军的侧翼乱了一支隋军冲杀过来,只一个冲锋就将这支队伍拦腰截断,就像一条大蟒蛇被从中截断一样。

    没等伊吾兵反应过来,后面乱了,一个粗豪的声音想起来:“兔崽子们,可识得你家典韦爷爷否?典韦在此,尔等纳命来!哇呀呀?????”

    这一顿咆哮,加上典韦骇人的外形,真的镇住不少伊吾兵。

    高冲一共派出一万骑兵围攻这支队伍,在空旷地带,骑兵要是展开真是攻击,一万骑兵可抵十万步兵,只一个冲锋,就能将数万步兵吃掉。

    高冲围攻伊吾,阻截奎尼这支部队的大将正是庞统庞士元。

    庞统此时站在高坡之上,手搭凉棚四下观瞧,眼看隋军将伊吾兵分割开来,庞统很高兴,立即命令道:“命令伍保出击,直接从中间往后杀,与典韦将军回合。”

    “是。”

    传令兵立即挥舞五色彩旗,发出旗令,等的的伍保一见,大喜,立即一催,大喝“小的们,随我的杀!”

    人如猛虎,马赛蛟龙,一马当先就率军杀下来,正在抵御典韦的伊吾兵,忽遭后进攻,顿时乱作一团,没能坚持多久,便不成军,四散奔跑。

    正与裴元庆奎尼,忽听后面一阵大乱,就知好,这一分神可坏了,本来他不敢与裴元庆的银锤相碰,全靠巧劲,这一分神,一个没注意,大刀就碰银锤上,就听当啷一声大响奎尼再也拿不住大刀,大刀嗖的一声,飞了。

    奎尼一愣的功夫,裴元庆一催战马就窜去,银锤轮开了便砸:“你在这吧。”

    只听啪的一声,正砸中奎尼脑袋,立时砸万朵桃花开,尸体扑通一声摔于马下。

    奎尼这一死,伊吾军群龙无首,立即乱了套,有想逃跑的,又想反抗的,乱成一团。

    庞统再次挥舞令旗,众将聚齐队伍,摆成战阵,齐催坐马各抖嚼环,一个齐冲锋,就把万人的部队冲击的七零八落,剩下的伊吾军再无斗志,一哄而散。

    庞统命令:将奎尼的身体抬起,前往伊吾城。

    奎尼的尸体绕城一周,然后停在正门。

    阿蜜丽娅公主问:“夫君在等什么?”

    “等石万年出来投降。”

    “他会吗?”

    “会的,他不出来,奎尼就是他的下场。”

    半个时辰之后,伊吾城门打开,伊吾城主石万年率众出城投降。

    “滴答,抢劫系统共为宿主抢得德值十九万点,宿主现在功德值1133900点。”

    一个小小的伊吾城就抢得德值十九万点,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强者,都是真刀真枪杀出来的。

    占领伊吾城,高冲立即飞书上报炀帝。

    高冲并没有在伊吾城驻扎太久,而是在旧伊吾城东筑一新城,号新伊吾,命青光禄大夫王威领兵两千驻守。

    然后高冲率兵返回玉门关,裴矩没有随高冲返回,而是有裴元庆领兵三千保护前往高昌等西域二十七国进行游说,有强大隋军做后盾,裴矩毫无惧色的上路。

    还没有回到玉门关,高冲就接到炀帝的圣旨,原来在三月,炀帝自西京西巡,渡黄河,陈兵讲武,以击吐谷浑。又西行至张掖,距离玉门关不过一步之遥。

    高冲不敢怠慢,急忙快马加鞭赶往张掖。

    在玉门关会合众女之后,留下庞统指挥大军,高冲率领亲兵赶往张掖拜见炀帝。

    还没到炀帝行营,炀帝已经派出大臣迎出十里之外,来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三个苏威、李纲、于仲文。

    这个礼节可重了,高冲不但怠慢,急忙下马行礼:“三位大人,高冲承受不起。”

    苏威笑道:“高国公为国征战,我等不过是替陛下跑跑腿而已,高国公快请。”

    众人迎了高冲来了炀帝行营,高冲一眼就看到久别的南阳公主,看到高冲一脸的风霜之色,南阳公主美眸不禁红了。

    “臣高冲拜见吾主万岁。”

    “爱卿平身,爱卿此次西征,大涨我大隋国威,朕加封你为右武侯大将军,仪同三司。”炀帝很高兴的说。

    所谓仪同三司本意指非三公而给以与三公同等的待遇。魏晋以后,将军开府置官属者称开府仪同三司。至南北朝末,遂以仪同三司为一种官号,并置开府仪同大将军、仪同大将军等官。隋唐以后仅为散官。更多的是一种名誉,而这个右武侯大将军才真是货真价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