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八章 佳人回归

猪八戒的师兄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炀帝弄这么大的动静,双王爷能离开幽州吗?进攻高句丽,这不仅仅是炀帝的心愿,也是文帝的心愿,高句丽为东北地区的一个比较大的国家,国都在汉乐浪郡的故地平壤城,亦名长安城。平壤城与国内城、汉城,并称高句丽国的三京。高句丽趁中原内乱之际占据辽东大部,高句丽主世袭爵为辽东郡公。高句丽是辽东的霸主,是实力强大的王国,高句丽与隋的早就进入战争状态。

    文帝没有对高句丽发动真正的攻击,是因为大隋初问鼎,百业待兴,没有经历对付高句丽,从炀帝将高冲封为辽国公,就能看出炀帝的决心。

    所以,双王爷就留下来。

    高冲苦笑一声,夫妻一下子分别一年,谁不想?不想就有问题了,炀帝在想什么?

    双王爷笑道:“走吧,今天可是你儿女的满月酒,一脸哭丧,小心你媳妇们跟你没完。”

    唉,手心手背都是肉啊。高冲摇摇头随着双王爷往回走。

    “冲哥哥!”

    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大叫,高冲一惊,豁然回头,就看到从门外蹦进来一对少女,左边一个面目清秀,只能说是一般的美人,但是,却让能感觉到她从骨子里发出来的野性,让人感觉她就是一头小老虎。

    右边一个,却与她不同,媚眼含羞合,丹唇逐笑开。风卷葡萄带,日照石榴裙,腮凝新荔,鼻腻鹅脂,温柔沉默,观之可亲翩若轻云出岫,携佳人兮步迟迟腰肢袅娜似弱柳,当真是:绣幕芙蓉一笑开,斜偎宝鸭衬香腮,眼波才动被人猜。

    高冲一见大喜,这两个少女不是静儿和虎妞还是何人?

    高冲一个箭步就窜过去,一把抱住两个小丫头,就是一个旋转:“你们怎么才回来?想死我啦。”

    虎妞笑嘻嘻得不以为意,静儿却罕见地雪玉般的小脸蛋上显出一丝红晕,随即这美少女笑嘻嘻的说:“我们也想冲哥哥呢。”

    狂喜之后,高冲才想起这里是大庭广众,这样抱着两个少女不像话,忙慢慢松开手,“你们回来了?南阳呢?”

    “我还以为冲哥哥欢喜的忘记我了呢!”南阳公主笑吟吟的从一边走出,一年不见,这美人更见清丽,全身上下都洋溢着动人的魅力。看得高冲眼都直了,感觉似乎又回到初见南阳公主的时候。

    “参见长公主。”

    百官一见,这可了不得,急忙上前拜见南阳公主。

    南阳公主笑道:“你们一并拜了吧。”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太子杨昭现身。

    “参见太子殿下。”幽州所属百官没命的喊。

    “起来吧,今天是驸马高冲大喜的日子,就不要这么多俗礼。请起。”杨昭笑道。

    然后杨昭与南阳公主并肩向双王爷行礼,只是这个称呼却让二人别扭,所以,二人说:“参见双王爷。”

    双王爷忙道:“老臣拜见太子殿下、长公主殿下。”

    太子杨昭的出现,让幽州百官感觉到炀帝对高冲的看重,谁家生孩子太子爷会亲自恭贺?

    先是圣旨,后是太子亲临,还有比这更大的恩宠吗?有!那就是炀帝亲临。

    高冲感觉这一刻才是自开心得时候,不是因为太子亲临的恩宠,而是妻子南阳公主回来了,一家团圆。少有喝醉的高冲今天真的喝醉了,这是开心之醉。

    “冲哥哥怎么可以喝醉呢?”南阳公主不乐意的噘着小嘴说,“来人,把驸马扔到水池中醒醒酒。”

    扔还是不扔呢?蝶舞几个你看我看你,把不把自家男人扔到冰冷的水池中去呢?

    烂醉如泥的高冲忽然一翻身坐起,笑呵呵地说:“玉儿把我扔进水池,谁跟你洗鸳鸯浴?”

    南阳公主转嗔为喜:“就知道冲哥哥是装醉。”

    高冲跳下床:“我不装醉,今晚一定会被太子爷抓去说事,今晚我哪里也不去,要陪我的好玉儿,走,玉儿,我给你搓背。”

    “呸!才不呢。”

    美丽的小嘴虽然在发嗔,玉手却与男人的大手丝丝相扣,一年了,不想自己的男人绝对有问题,终于见到日思夜想的男人,南阳公主这一刻也抛开矜持。

    高冲真的没喝醉吗?当然是假的,只是金丹一转,什么酒精都挥发掉,只有一句话正确高冲今晚不醉,一定会被太子杨昭抓去说事。一年未见自己的老婆,高冲哪里有心思去跟杨昭说话聊天?天大的事情,也等到明天吧。

    两人从浴室纠缠到卧室,只恨把自己融到对方身体内,当真是海枯石烂此心不渝,只恨太阳公公起得早。

    第二天,高冲精神抖擞得去见太子,至于南阳公主,已经慵懒的连根手指都不愿动。

    “太子。”

    “醉醒了?嗯,很好,没有因酒误事,这次本宫来幽州带有皇命,你今日若醉酒不醒,小心陛下收拾你。”杨昭笑着说,你可以当是玩笑,也可以试试今天不来的后果。

    “喝酒归喝酒,绝对不能误事,请太子示下。”

    扬州向高冲招手,“高冲靠近些说。”

    这叫法不传六耳。

    高冲靠近,杨昭低声道:“陛下密旨,明年三月,大举进攻高句丽,你所做的是你辖区内的稳定,必须保证进攻队伍的后勤补给,与大后方的稳定。”

    “臣遵旨。”

    高冲心里却在想:炀帝是什么意思呢?怎么不明白?

    过完年,幽州大都督府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高冲正在听管仲和商鞅汇报各种事情,亲兵忽然来报:“启禀大都督府门外来了一个人,自称是大都督的故人,要求见大都督。”

    “故人?”高冲一点,要说故人,高冲的故人真不多,这位故人从何而来?

    高冲挥挥手,让管仲与商鞅先停停,然后道:“他叫什么?长什么样?”

    “没说,全身都包裹的严严实实,声音也是 变声说出,所以无从分辨男女。”

    “哦?”高冲大感好奇。

    商鞅道:“大都督,此人形迹可疑,大都督不可不防。还是不见为好。”

    高冲笑道:“无妨,这么神神秘秘的来见我,就是打定主意,就见一见这位神秘客。让他进来吧。”

    商鞅道:“大都督一定要见,下官以为要小心为上,请大都督安排五十名刀斧手在屏风后面埋伏,以防不测。”

    高冲正要说不用,管仲道:“大都督,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请大都督三思。”

    高冲不愿在这些事情耽误时间,二人说的也对小心行得万年船。

    五十名亲兵挟利刃藏于屏风之后,高冲一声令:“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