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四章 向静儿求援

猪八戒的师兄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想了一下,高冲让蝶舞将宇文娥英和静儿喊来,不管怎么说,这件事必须通知她们。

    “大小姐,救救老爷啊。”一见到静儿,送信人立即扑到静儿脚下苦苦哀求,到把静儿吓一跳,蹭得一下跳到一边,直接躲到高冲身后,只露出一半的小脸。

    “冲哥哥,他是什么人啊?不会是疯子吧?”

    高冲道:“疯子到不是,他是给你来送信,你自己看。”

    将桌上的书信递给静儿,静儿一脸疑惑的接过书信看了一遍,疑惑的道:“冲哥哥,什么意思?静儿不懂哎。”

    高冲又将书信递给宇文娥英,宇文娥英一看就明白什么事,俏脸立即沉下来,宇文娥英太明白其中的利害,而且跟李敏分居到分手,已经十多年,就算当年还有些感情,这么多年两不相见也早已忘干净,何况,身边还有一个厉害到没边的男人,宇文娥英芳心中怎么会还有李敏?

    静儿还在拉着高冲询问出了什么事,宇文娥英道:“静儿,这件事跟你没关系,回去找虎妞玩。”

    “嗯。”静儿高高兴兴的就要走。在静儿的世界中根本就没这样一个人,如果说静儿的世界中一定要有个男人,那只有是高冲,从静儿刚会跑就认识高冲,可以说是被高冲抱着长大,高冲对于静儿来将亦父亦兄还是老师,静儿一切都是高冲一手操办,所以静儿的心中根本就没第二男人的影子,忽然来了这么一个李敏这样一个人,静儿根本就不知道他是谁就很正常。

    “慢着。”高冲挥挥手,“表姐,我认为这件事还是让静儿知道吧,省的丫头长大以后知道了会恼怒我们。”

    宇文娥英淡淡的说:“静儿还在襁褓之中,我们就回到母亲那里,李敏没进过一天的责任,现在让静儿卷进这样一个巨大的漩涡中,高冲,我提醒你,静儿是你一手带大的,静儿出任何事情,你都脱不了干系,到时候陛下怀疑你,再把你贬官关进天牢,你可别怪静儿年少无知,上一次,连南阳都不能救你出来,这回看来证据确凿,否则李敏怎么会拉下脸来向静儿求援?静儿若是有个三长两短,麻烦你回头把我们葬在一起,我跟静儿就两人,你这里可是一大家子,你自己看着办吧。”

    宇文娥英恼了。造反,这是灭九族的大罪。

    送信人哭拜于地:“夫人啊,老爷真没有参与谋反之事啊。”

    宇文娥英道:“他有没有,你说了不算。”

    高冲手指轻轻在桌子上敲着,大厅中安静下来,静儿跑过来乖巧的给高冲揉捏双肩。

    少顷,高冲道:“静儿,信中所说的李敏,就是你的亲生父亲,他现在被查出有造反嫌疑,被关进天牢,他想要你向陛下求情,饶他死罪。”

    静儿哦了一声:“原来静儿也有父亲,静儿以前怎么不知道呢?”

    高冲拍拍小姑娘娇嫩的小手:“你还有我。”

    “嗯。”静儿重重点头,“既然静儿有父亲,既然他找到静儿,既然静儿身为人女,就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被砍头,静儿会给皇舅姥爷写个奏折,请皇舅姥爷详查,至于怎么处理,静儿管不了,那是皇舅姥爷的事情,静儿今年十七岁,从未与这个所谓的父亲有半分瓜葛,至于他是否真的清白还是真的要造反,静儿也不知道,出于人女之礼,静儿会向皇舅姥爷上个奏折。”

    送信人道:“大小姐,姥爷是冤枉的啊。”

    静儿道:“是与不是,会查清楚,我写信给皇舅姥爷,就是希望皇舅姥爷查清楚,其他的事情,静儿无能为力。”

    送信人道:“大小姐深得陛下恩宠,乃是天下皆知的事情,还请大小姐亲赴京城为老爷鸣冤。”

    “够了!”宇文娥英怒道,“你这是想把我们母女害死是不是?谋反大罪,诛灭九族,我们与李敏十多年未曾联系,他做什么,我们母女怎么会知道?我们如何为他鸣冤?就凭你一张嘴吗?你真有证据就拿去给陛下看。你让静儿去京城面圣,安的什么心?无凭无据你让静儿去京城鸣冤,莫非你想静儿也被下天牢?静儿跟李敏没有半分关系,你快走,我不想再见到你。”

    送信人流泪道:“夫人,大小姐是老爷的亲骨肉啊。”

    “闭嘴!我已与李敏再无半分瓜葛,这事陛下亲断,你再敢胡言乱语,就把你乱棍打死。”宇文娥英柳眉倒竖杏眼圆睁,说不尽的愤怒。

    静儿忙跑到母亲身边,拉住母亲的手,安慰道:“娘亲不生气啦,生气会变老呢。”

    宇文娥英拉着静儿的小手说:“跟我回去,这件事跟你无关。走。”

    送信人道:“大小姐若不管,老爷必死无葬身之地,大小姐即为人女,见亲生父亲蒙冤待毙却不施救,天下人岂不耻笑?”

    宇文娥英怒道:“你到是跟李敏学的一般阴险无耻,是我不让静儿管这件事,天下人有何不满向我来好了,与静儿无关。”

    静儿笑呵呵的道:“娘亲不着急啦,一封信而已。其他的事情我们也无能为力不是吗?别说静儿啦,就是冲哥哥也没办法,是不是冲哥哥?”

    高冲点头:“叛逆大罪,天地共诛。”

    静儿道:“我即为人女,就要遵守孝道,尽我所能,请冲哥哥借我笔墨一用。”

    高冲的桌子上笔墨纸砚俱全。静儿安慰宇文娥英:“娘亲,写完这封信,也算是进了我的责任,其他的事情我们也未能为力。”

    宇文娥英道:“写一封信就拉倒。”

    “嗯。”

    静儿来到桌边,提起笔写了一封信,然后封好交予送信人,“你拿这封信去给办案的大官说,请他们转呈陛下,至于陛下怎么做,非是我能左右。”

    “大小姐,你若不去京城,小人根本就见不到那些大官啊。”

    静儿道:“你见不到大官,你的信是怎么拿到的?”

    送信人一呆,随机道:“是老爷答应牢卒许以重金,牢卒才偷偷将信带出来与我,我倾家荡产,才将老爷的承诺给足,请大小姐看在老爷身陷牢笼命不久已的份上,随小的去一趟京城,面见陛下陈情,以解老爷的冤屈。”

    高冲敏锐的发觉其中的不妥之处,但是,却没说话,只看静儿怎么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