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再砍一刀

猪八戒的师兄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臣遵旨。”裴蕴道,“陛下,据信这一次辽东王所获颇丰,现在我大隋百废待兴,是否请陛下下旨,命辽东王将缴获分出一部分上缴国库?”

    杨昭道:“这个确实不妥,先皇有言:辽东所有事宜都有辽东王处理,孤王却是不好再向辽东王伸手。”杨昭心说:我再向高冲要东西?他反过来管我要东西怎么办?我已经把他赶回辽东,就不要再逼他了,至少短时间内不可。他已经很听话的让出兵权回去辽东,难道说一定逼得他造反不成?

    这些话当然不能说给裴蕴听,裴蕴领了圣旨启程赶奔辽东。

    裴蕴来的时候,高冲正在裴小乔房中看这美人刺绣,现在高冲的主要任务就是修心养性,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这样轻松过,麾下十个都督府,十将做事根本不用高冲操心,所以,高冲难得的安静下来,就陪着裴小乔在这里刺绣。

    典韦来报,高冲就一皱眉,向裴小乔道:“小乔,二爷带着圣旨来到,你说要干什么?”

    裴小乔微微一笑:“王爷心中已知,何必一定要小乔说出来?”

    “小乔认为我该怎么办?”

    “王爷问错人了,王爷应该去问长公主。”

    高冲嗯了一声:“南阳呢?本王这里为大隋呕心沥血,看到没有?这就要添堵!她还有心思去给先皇诵经。”

    裴小乔嫣然一笑:“这句话还是说给长公主听吧。”

    “哼!本王现在就去找南阳,让南阳去对付二爷。”

    起身就往外走。

    南阳公主当然在报恩寺诵经,每日辰时前去亥时归,世子高骏骁和静儿相随。金刚经念了一半,就听静儿在耳边耳语:“小姨,冲哥哥来啦,据说陛下派裴蕴来传圣旨,冲哥哥很不高兴。”

    南阳公主柳眉轻轻一颦:“陛下还要怎样?”

    静儿道:“谁知道呢?冲哥哥在外面呢,小姨一问便知。”

    南阳公主微微点头,向儿子道:“骏骁,你替为娘继续念,我去去就回。”

    “是,娘亲。”

    高骏骁接过经书继续念,南阳公主和静儿就来到大殿之外,就看到高冲背负双手在院子中走来走去,典韦和李存孝、虎大在山门前仿佛门神一般站立,小龙女、虎妞、张出尘在一边窃窃私语。

    “冲哥哥。”南阳公主轻唤一声。

    高冲止步回身,“南阳,打扰你为先皇诵经实在是罪过,不过眼前这件事更重要,我得跟你讨个主意。”

    南阳公主微微一笑:“冲哥哥,这些军国大事南阳不懂,冲哥哥何必为难南阳?冲哥哥请讲。”

    高冲握住妻子玉手,“陛下派裴蕴前来传旨,我猜测不外三件事:第一:调兵,要把辽东的兵马调走,第二:要钱要粮,辽东刚把高句丽收拾一顿,所获颇丰,第三:调人,应该是要把十三弟调走,不管是哪件事,我都为难啊,陛下既然直接来颁布圣旨,就没打跟我商量,只是现在哪一件我也做不到,哪一件按照圣旨做了,辽东都会危险,我特来向南阳求援。”

    南阳公主柳眉轻颦:“辽东一半的兵马七成以上的将领都去了中原,陛下还要从辽东要人要兵要钱,莫非不想要辽东了吗?”

    这句话除去南阳公主,别人谁说谁就是大逆不道。

    高冲低声道:“玉儿,别这样讲,陛下这样做你还不明白什么意思吗?我们先去接旨,看看陛下什么意思,然后在想办法。”

    南阳公主轻轻点头,转身向静儿道:“静儿,我先回王府接旨,你跟骏骁自己回去即可。”

    “是。”静儿微微一礼。

    高冲扶着南阳公主出了报恩寺上马车,然后回转王府。

    王府中,裴蕴都等得有些着急,却又不敢发作,这里是辽东,自己跟高冲一直有些隔阂,现在的高冲无疑是大隋最大的诸侯,这里是辽东,真要惹怒高冲,真把自己怎样,自己一点脾气没有,没见这么半天,高冲没见,连裴小乔这个晚辈侄孙女都没现身吗?很明显这是高冲在表达不满。

    正得当不耐烦之际,就听外面有人高声喊喝:“长公主、辽东王回府。”

    裴蕴急忙站起来,抛去自己钦差的身份,见到这两位,自己都得行礼,见到长公主要是礼数不周,被训斥是小事。

    裴蕴正冠理服上前几步恭迎南阳公主夫妇。一眼看到脸色姜黄风大些都能吹到的辽东王,心中道:高冲啊高冲,看你这样子,只怕活不了多久。

    来见钦差,该装自然要装。

    “臣裴蕴拜见长公主。”

    在礼仪上南阳长公主是君,裴蕴必须行君臣大礼。

    南阳公主道:“免礼,裴大人辛苦。”

    “多谢长公主。”裴蕴起身,然后向高冲行礼,高冲这个辽东王可是货真价实,先有先皇封赏,再有杨昭这个新帝封赏,以前双王爷活着,还有人能压着高冲一头,现在双王爷一去,大隋已经在无人能压制高冲,这也是杨昭心中不安的原因,自古以来君弱臣强就会出现各种猜忌,之前关系再好也不行。一旦涉及皇权,没有情理可讲。

    南阳公主居中坐下,然后道:“裴大人远来到辽东这个穷乡僻壤所谓何事?”

    裴蕴陪笑道:“臣奉陛下之命,特来宣读圣旨。”

    南阳公主点头:“有劳裴大人。”

    裴蕴这才腰板一直:“圣旨到,辽东王接旨。”

    高冲上前:“高冲接旨。”

    “奉天承运皇帝召曰:今闻辽东王义弟李存孝有万夫不当之勇,朕甚是欢喜,辽东王为国选材,加封高冲为上柱国大将军,李存孝为保国将军,圣旨到时,李存带兵五万随圣旨面圣,钦此。”

    “万岁万岁万万岁。”

    高冲接过圣旨,裴蕴笑道:“恭喜王爷。下官出来时日已久,就请保国将军随本官上路吧,陛下还等着。”

    高冲只是笑一笑,却没说话,裴蕴心说:看你也不敢抗旨。

    “且慢!”南阳公主清脆的声音传来。

    “长公主。”裴蕴急忙转过身行礼。

    南阳公主道:“辽东一半之上的兵马七成之上的将领都调去中原,才有高句丽三十万大军入侵的事情发生,陛下今番又要从来到调兵遣将,莫非我大隋除了辽东就没有人再能为大隋出力了吗?”

    裴蕴可是什么都不敢说,只能赔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