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安东易主

猪八戒的师兄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马武是辽东侯,属于单独的存在,也只有高冲能调的动他,这时候马武跑回来,当然不是什么好事,这时候马武就跑回来了,为什么?

    “大哥,皇帝变了心,我就回来告诉大哥一句话:大哥起兵,我马武当先锋!”

    高冲皱眉:“你回来了,你的部队呢?”

    “我只是一个人偷偷跑回来,代表兄弟们表个态。”

    高冲松口气,“你回来的正好,立即将府库中的所有物资全部搬到辽东城。一文钱一粒米也不许留下。”

    “遵命。”马武说道,“大哥,陛下下旨要夺辽东,大哥怎么办?既然他不仁,大哥不如反他娘的!大哥作皇帝,小弟等为大哥扫平天下。”

    “这些话藏在心里即可,不要乱讲。”高冲敲敲马武大头。

    为了以防万一,其他的兵甲都没动,有李存孝率领五百飞虎骑和高冲的亲兵亲自操刀,马武从辽东城调来十万兵马,用五天的时间将辽东王府库加上安东府库全部搬空,真的做到颗粒未留。

    半月后,齐王杨带着圣旨来到营州,同来的还有他的四个家将,高冲的老相识史文恭、栾廷玉、生铁佛、鲍佩松,这不算,还有另外几人高冲不认识,但是看情形,无一不是高手。也许杨能从长安逃出来就是因为有些高手保护吧,不过,带着史文恭前来明显有挑衅意味,只不过现在这一切都不已经不重要,辽东王只剩下一个空头爵位,其他的还重要吗?

    “高冲接旨!”

    杨一声大吼!

    “高冲接旨。”高冲很规矩的行礼。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高冲身体有恙,调回东都修养,有齐王接掌安东大都督一职,圣旨到时,即可交接,高冲三日内必须离开安东。钦此。”

    “高冲接旨。”

    高冲接过圣旨就要起身。

    “慢着!”杨笑道,“我这里还有太后懿旨一份,你一并接了吧。这事关乐平公主外孙女李静儿,请她一并出来接太后懿旨。”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南阳公主当然没心思再去报恩寺念经,带着众女就在后面听着,听到圣旨果真如高冲所说一般,南阳公主气的俏脸就发青,此时听到萧太后还有懿旨,心里就感觉不妙。

    “静儿,不要出去。”

    静儿淡淡一笑:“早晚躲不掉,看看这位齐王千岁要玩什么把戏。”

    “李静儿在此。”

    杨抬头看,就看到一个美人摇曳生姿的走出来,虽然只是轻轻走来,那风韵却看得杨两眼发直。

    “李静儿接旨!”

    杨强行按住心中的火焰,大喝一声。

    “李静儿接旨。”静儿盈盈拜倒。

    “李氏女静儿,贤淑多姿,特赐婚于齐王,即日成婚。”

    杨笑道:“爱妃,快快请起,从现在起,我们就是一家人。”

    宇文娥英在后面听得清楚,不禁大怒,一挺身就走出来:“静儿婚事,自有我这个做母亲的佐助,不劳太后挂念。”

    杨脸一沉:“你敢抗旨?”

    宇文娥英怒声道:“儿女们的婚事,就算圣上要指婚也需要跟他的父母商议一番,太后这般直接下懿旨分明是强人所难,我要去东都与太后理论。”

    杨冷笑:“想理论以后去就是,但是今天本王就要纳李静儿为妃。何人敢抗旨,休怪本王刀下无情。”

    宇文娥英气的脸色发青。

    静儿却是淡淡的说道:“齐王千岁,民女已经有丈夫,请恕不能一女嫁二夫。”

    “你有丈夫?”杨看看静儿发饰。

    静儿不理,轻轻挽住高冲的手臂:“蒙南阳长公主做主,将民女赐婚辽东王,太后懿旨恕民女难以从命。”

    “高冲!”杨大怒。

    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说:静儿所说子午须有。否则静儿怎么办?抗旨不尊除非立即造反,看杨的架势,就是希望高冲不尊圣旨。

    高冲平静地说道:“婚丧嫁娶人之大伦,上有南阳长公主、下有宇文娥英这个母亲做主,静儿的婚事早有定论,太后好意来的太晚。”

    杨不禁怒极,眼见倾城红颜近在咫尺,却可不得,那份愤怒能把天捅个窟窿。

    “太后懿旨在此,就算李静儿是你的偏妃,你也得尊太后懿旨,本王命你立即写休书一份,休了李静儿。”

    “够了!”南阳公主终于无法在忍受,“齐王,请尊重你自己的身份,静儿的事情本宫自会向母后解释,王爷速与齐王交界,我们立即离开辽东。”

    “南阳 ,你敢抗旨!”杨大吼。

    南阳公主冷声道:“别拿那个吓唬本宫!本宫不吃你那一套!你若不愿交接,我们立即就走。”向蝶舞道:“让人立即备车,本宫要离开辽东,命令典韦,谁敢阻拦本宫车架,杀无赦!”

    这一刻,南阳公主也怒了!你们这是想把人逼死!用我们的时候,就差把肠子肚子都掏出来,一旦位置坐稳,你们就要逼死人!干脆大家都别过了!

    南阳公主一翻脸,齐王还真没辙,长公主这个名号可不是假的,这是先皇所封,除非废掉长公主称号,否则,齐王杨在南阳公主面前就是低一头。

    南阳公主扶起高冲转身就走,把杨晾在那里,只把杨气的三尸神暴跳七窍内生烟,牙齿要的咯嘣嘣响。

    史文恭上前一步,低声道:“王爷,他们已经是没牙的老虎,让他们一步又如何?他们也了不了几天。”

    杨怒哼一声:“交接!”

    这一交接杨傻眼了,府库中空空如也,甚至连一只老鼠都没有。

    “高冲,怎么是空的?你都给贪污了?”

    高冲慢吞吞地说:“自从江都事变陛下起兵以来,辽东全力以赴,陛下已经将辽东的库空抽空,齐王难道不知陛下所需的钱粮军饷,基本全有辽东府库出吗?齐王还要什么?”

    杨怒极:“分明是被你全部贪污。来人,将高冲拿下,押赴刑场斩首。”

    齐王亲兵呼啦一下就往上冲。

    那还了得!

    李存孝一横膀子就拦住去路,毕燕朝天挝横在手中:“何人敢动手?”

    杨怒喝:“高冲,你敢造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