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1章 番外完结

罗诜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罗霄同样加快脚步,只是他每一次踏步,就会发出“碰”“碰”“碰”声响,那地面上更是留下了一个接一个深脚印。

    上宝沁金钯被猪妖抡圆,照着罗霄的身体筑下。

    罗霄可不认为自己手中的凡间大刀能够跟神兵抗衡,而且那神兵在挥舞间就带着极为磅礴的气势,罗霄更是感应到其中传荡出一种十分玄妙的气息。

    关键时候,他的右脚猛然一踏,身体骤然朝着左边横掠两米,左脚刚落地,当即疾步上前,手中长刀在空气之中划过一道漂亮的圆弧,由下自上成四十五度斜角,对着猪妖左边的头颅狠狠斜挑而上!

    这一刀去势很大,以至于罗霄的身体也随之跳了起来,他原本以为这一刀一定能重伤猪妖,却没有想到只是伤到猪妖左边头颅,并在脸上留下一道血痕。

    “嗷!!”

    猪妖突然发出一声怒嚎,双手握住上宝沁金钯,朝着身在半空的罗霄狠狠一扫!

    “猪哥哥,不要杀他!”

    关键时候翠衣少女急忙出声,那猪妖在关键时候将上宝沁金钯的九钉扭转,用背面击中罗霄的肚子!

    就在上宝沁金钯与罗霄身体接触的瞬间,一种极为玄妙的能量波纹,如同水平面荡漾开来的涟漪一般,朝着四周迅速扩散开去。

    “嗡——”

    极为诡异的声音刺疼着所有人的耳膜,使得四周的山魈、猪头人都不自禁地捂住自己的耳朵。

    而罗霄甚至来不及捂耳朵,身体就如同炮弹一般炸飞了出去!

    “嘭!”

    罗霄的身体重重砸入身边的木屋之中,将木屋砸个对穿最终没入一堆干草垛里。

    “罗、罗大哥!”

    高卯娘急忙起身,还有一人速度比她更快。

    乌六七几个纵跃迅速扑进了草垛,手忙脚乱地从草垛里将罗霄拉了出来。

    “头儿,头儿!你没事吧?”

    “瞎叫唤啥,老子现在整个头都是懵的。”

    罗霄扭了扭脖子,看了身边的乌六七一眼:“不是让你跟我保持五十米距离么,快回去。”

    说着,罗霄一把将乌六七推到边上的干草垛里,他从地上捡起大环刀,摇摇晃晃地朝着双头猪妖走去。

    罗霄苦笑着再次走到双头猪妖面前,苦笑着说:“果然是神兵,就算是礼器也有这么恐怖的力量,如果换成普通人的身体,恐怕早就被砸成飞灰。”

    那双头猪妖则是直直地盯着罗霄:“你,不是我的对手。”

    “废话,有本事你丫别拿神兵啊。”说着,罗霄握刀再度踏出一步,而就在他准备拼尽全力的时候,那高卯娘突然大喊一声,“别打了,别打了。”

    罗霄刚想转身,后背就贴上来一具柔软到他想呻吟的温软娇躯。

    然,罗霄又反手轻轻推开高卯娘,沉声说:“小七,送你嫂子离开!”

    罗霄横刀在手,正打算以命相搏,却发现一个靓丽的翠绿倩影从身后掠过,扑进了那双头猪妖的怀里。

    “猪哥哥,你没事吧?”

    双头猪妖尽管面容丑陋,但是在看怀中佳人时,脸上却是流露出一丝十分难得的柔情之色。

    “喂,你这人怎么这样,我猪哥哥只是要跟你比试一下,谁让你下手那么重!?”

    罗霄愣住了,直到身边的高卯娘解释他才明白。

    原来这身穿翠绿衣裳的小妮子是高老庄二小姐,也就是罗霄的小姨子。

    这小姨子从小就古灵精怪,三年前她在林子里玩耍,被一只巨型山魈袭击,是这双头猪妖救了她,两人一来二往,很自然就好上了。

    一提到这巨型山魈,罗霄刚才还纳闷巨型山魈没有出现,原来它和双头猪妖不是一伙的。

    自家婆娘没事,罗霄心情也好多了,他将带血的大环刀插在地上,对着双头猪妖说:“哎,哥们,你叫啥名字?”

    “我叫并封。”

    “并封?”罗霄抓了抓头,显然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笨蛋,我猪哥哥是上古神兽。”那小妮子一脸心疼地看着并封,“猪哥哥,你变成人吧,我给你上药。”

    并封点点头,身上泛起了微弱的白光,眨眼间就变成一个唇红齿白、脸蛋英俊的帅哥!

    “卧糙!”

    罗霄跳了起来,快步走过去,围着并封走了两三圈,这才走回来,一把将高卯娘搂入怀中,一边臭不要脸蹭地蹭着柔软丰腴她的娇躯,一边笑得很猥琐:“那啥,猪小哥,你这上宝沁金钯是从哪得来的?”

    “云栈洞。”

    并封很是老实地说。

    罗霄皱了皱眉头,他极为难得地将面色红润、满脸娇羞的高卯娘放开,朝着那上宝沁金钯走了过去。

    “嗡——”

    当罗霄靠近上宝沁金钯两米左右,它再一次荡漾开一种十分玄妙的气息。

    坐在石头边的并封对着罗霄说:“十八年前得到它至今,还是第一次见它有如此反应,它看起来,似乎……有什么话想跟你说。”

    罗霄点点头,他也意识到这一点,其实并不是他的身体防御有多强,刚才上宝沁金钯在击中他身体的时候,产生了一种十分玄妙的能量,他才没有受伤。

    深深吸了一口气,罗霄阔步走上前,伸手抓住了上宝沁金钯。

    “嗡——”

    这一次,那股气息并未外放,而是迅速将罗霄整个人都包裹其中!

    顿时,罗霄觉得眼前一黑,随后自己的身体也飘浮起来。

    那种感觉就如同进入了一个十分奇特的空间,整个人就好像腾云驾雾一般,脚下虚空,踩不到实物。

    只觉眼前一晃,一切又回归正常,罗霄的双手仍旧握着上宝沁金钯的长柄。

    “头儿,你怎么了?”

    乌六七上前小心地问了一句。

    “嗡——”

    那玄妙的能量波动再一次扩散开来,在身后乌六七众人的眼中,罗霄的身体变得异常缓慢,就连身体也仿佛凝滞了一般。

    他的双手缓缓朝着两边打开,顿时上宝沁金钯通身泛起了七彩绚丽的光芒,这些光从中飞离而出,迅速在罗霄的周边缠绕、飞旋。

    而随着流光的飞离,上宝沁金钯身上的玄妙气息也逐渐变淡、颜色也是逐渐变浅。

    当再没有流光从上宝沁金钯之中飞出时,它变成了一把银色的钉耙,而且原本酷炫的耙头也变成了一个有趣的猪头形状。

    这,才是真正的九齿钉耙!

    随着绚丽流光的缠绕,罗霄的身体缓缓飘浮,他的双手微微张开,并且闭上了双眼。

    罗霄的脑海里出现了很多奇特的信息,天蓬原来是紫微天帝的爱将,拥有者极为恐怖的神力。神帝惧怕天蓬的神力,因此特意请老君出山,命五方五帝、六丁六甲协助,将天蓬尺抽离,封印在上宝沁金钯之中。

    当这些流光缓缓融入罗霄体内之后,罗霄发现天蓬尺之中记载着四种仙术。

    第一种,为“天罡三十六术”,猪八戒的三十六变由此衍生而来。

    只是这其中也提到了一点,若要修炼天罡三十六术,首先要入仙籍,那样的话,一旦修炼就等同于再没有丝毫的**,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将被神庭监视。

    第二种,为“北极天仙决”,乃是紫微天帝亲自传授“北极四圣”的仙术。

    这个仙术同样也不能练,因为一旦修炼,天猷元帅会第一时间感应到,到时候就真死球了。

    第三种,为“星河霸皇图”,是天蓬在神庭掌控星河的时候,以自身为感悟,创造出来的仙术。

    不得不说,这款仙术就仿佛是为罗霄量身定造一样。

    “星河霸皇图”一共有五张,其中最强的是“北斗七星图”,一旦练成等同大罗金仙,这也是天蓬被抽离天蓬尺之后的最强实力。

    另外是众所周知的“二十八星宿”,分别为“青龙七星宿”、“白虎七星宿”、“玄武七星宿”和“朱雀七星宿”。

    第四种,那就很牛逼了,因为罗霄也不知道它是个啥子东西,它本身就是天蓬尺上的古怪铭文,它的名字为——谛天印!

    罗霄缓缓落在地上,在他睁开双眸的时候,四下所有人都觉得罗霄变了,俨如如同那传说中的天神,肃穆威武、刚正不……

    “嘿嘿,槐花,时候不早了,咱俩直接回云栈洞洞房把。”

    罗霄留着恶心巴拉的口水,贱兮兮地朝着槐花凑了过去。

    果然,这货帅不过两秒半,就是个一百二十五!

    尽管罗霄现在就想扛着自己娘们往边上的灌木丛里一猫,然后做哪些没羞没臊的事情。

    但为了女儿家的名誉,再加上时间还早,他就领着众人带着高家两姐妹回高老庄,另外,这位英俊的小猪哥也跟了上来。

    这并封尽管模样俊俏、细皮嫩肉,却格外得老实,对那高家二小姐是言听计从,让他往东绝不往西。

    眼见那英俊小哥扛着银色、而且模样有趣的九齿钉耙,那翠衣服高家二小姐如同蝴蝶一帮在他边上飞舞,罗霄突然笑嘻嘻地问边上的高卯娘:“娘子,咱家小妹看起来对着猪小哥真是情意绵绵呢,不知道老丈人那一关好不好过。”

    “呸呸,谁是你小妹呢,姑奶奶我有名字,我叫高翠兰!”

    在罗霄听到高翠兰三个字发懵的时候,高翠兰双手叉腰,摆出一副很凶悍的姿态说:“还有,我告诉你啊,别把猪哥哥的身份告诉我爹,否则我就、我就带着我姐跟猪哥哥私奔,到时候让你一辈子都找不到。”

    罗霄伸出手指头,在高翠兰的额头上轻轻一弹:“小丫头片子,胸都没鼓包呢,就自称姑奶奶了?还有,你真叫高翠兰?”

    “姐,这坏蛋欺负我。”

    高翠兰耍横不行,就到高卯娘跟前装可怜了。

    高翠兰可是猪八戒正儿八经的老婆,两人好了三年,最终唐僧才来棒打鸳鸯。

    先是瞅了一眼并封,然后又笔直直地看着高翠兰,罗霄突然笑了,笑得那叫一个猥琐。

    “你、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啊,我猪哥哥很厉害的。”

    说着高翠兰转身跑到了并封身边,时不时往罗霄偷瞄几眼。

    而想到处理方法的罗霄那是一身轻松,他一步上前,伸手径自抱起高卯娘,用右手托着她那丰腴饱满的臀部,将她整个人都坐在自己的肩膀上。

    “你、你干什么,快我姐放下来!”

    罗霄转头对着并封说:“猪小哥,前面的路不好走,这娇滴滴的小丫头就留给你了。”

    看了身后诸人一眼,罗霄呼喝一声:“走!”

    他迅速加快了脚步,无论怎么说今天是结婚的大喜日子,不能被高翠兰这捣蛋丫头给搅黄了。

    另外,高卯娘的身子又柔又软,而且还飘逸着一丝恬淡怡人的香味,尽管路途遥远,但罗霄心里却是爽歪了,这样的际遇,日后怕是很难再有了,就算他想,身为大家闺秀的高卯娘也不会肯。

    尽管回去的时候已至中午,但几个人的到来,还是赢得了高老庄上下所有人的欢呼。

    在万众瞩目之下,罗霄将高卯娘抱上骆驼,两人共乘一骑,跟着大队伍朝着云栈洞方向行去。

    在云栈洞临时搭建的台上,罗霄和高卯娘拜了天地,接着是夫妻对拜。

    拜天地这一招是罗霄想的,这个年代还没有拜天地这么一个习俗。然后,乌六七笑嘻嘻地拿着一把金色剪刀过来,分别剪下高卯娘一缕柔顺的黑发。

    罗霄是个怪胎,他刚到这世界,就把头发给剪了,乌六七之后也学了他的样子。尽管这一个月长了不少,但仍旧不过一根中指长短。

    结发,是婚礼过程最为重要的一环,罗霄无奈,只能从自己头上胡乱拔了几小撮。乌六七再用红绳将两人的头发打上红结,放在二人之间的木托盘上,随即大喝一声:“礼成!”

    待新娘被送入洞房之后,一帮兔崽子们咋咋呼呼地嚷嚷着要闹洞房,结果愣是被罗霄一个个个糊到了墙壁上。

    眼见罗霄留着口水要进洞房,好几个人将罗霄拉扯住:“霄儿哥,这天都没黑呢,哪有这就进洞房的?”

    罗霄朝着天边的夕阳瞥了一眼,挑着眉毛说:“那又如何,霄哥我做事什么时候讲规矩了?在这里,老子就是规矩!木哈哈哈,娘子,夫君来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