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全书完

小致命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钱家老宅,钱欢带着家眷搬回了这里,那件宅子留给了钱矜,这是裴念的意思,或许是担心睹物思人吧。

    钱欢的头发已经隐约的有些白了,只不过他还不知当年九道与战文欲一战的结果是胜是负,这几年的大唐的变化更大了,布雷特回到了长安,每日追着钱洛的屁股后要债,推着轮椅喋喋不休,或许这也是他唯一的乐趣吧。

    战文欲被封为破军侯,镇守西北,严防西域贼子再次对大唐生起贼心,而大唐朝廷也在着手准备着对西域势力划分与击破。

    学院招生了以一代又一代的学子,有好友坏,但结果还是让钱欢满意,毕竟现在他们能让一个蒸汽水壶在水中飘荡了,有生之年应该能坐上火车远游一次岭南吧。

    侯家返回了长安,接受了当今陛下的封赏,候安得伯爵之为,以表多年不忘大唐之恩的赏赐,并承诺西征之后会再次加官进爵,得到陈国公的爵位不是不可能,候安对此大喜,在钱家门前一跪便是一夜,感谢钱家这么多年的恩情。

    太子党全员高老,让出爵位有自家子嗣传承,不削不减,只不过钱家有些特殊,钱云世袭钱欢当年爵位慧杨候,钱海得勇武候,顾明思议将慧武侯一分为二。

    归还天策上将一直,朝廷曾多次前来询问钱欢,当真此职不传?钱欢扼守点头,当日朝廷下令,钱家小娘子钱妍封君山公主,大唐帝国设立天策上将一职,太宗李世民,慧武侯钱欢,其设立则不在封赏。

    对于此事钱家没有人何意见,到是几个儿媳妇对此有些不满,李未央没说什么,也不敢说什么,但总有人依仗娇宠前来找钱欢询问此事,并且求其拿回天策上将一职。

    钱欢没有答应,只是笑呵呵的赶走了她们,当日夜里钱云钱海被钱欢各自抽了二十鞭子。

    “没有那个能耐就别娶那么多的妾室,如果钱家在发生妻妾插手朝廷之事,你们就滚出钱家,钱家就此不传。”

    当然,这一切都是已经是往事了,此时钱欢躺在院中,闭眼享受着阳光,已经有几年没有离开慧庄他已记不清了,只知道躺在家中享受着片安宁,妻贤子孝,何不快哉。

    “侯爷,学院有个丫头在调查您,是否要敲打一番?”

    黄野出现在钱欢身后,满头银发,笑着脸但还是那么枯瘦,有时候总会有人提醒一声,黄爷爷注意身体。钱欢对此笑着摇摇头。

    “不用管她,累死她也调查不出我的身世,这么多年我都快忘记了,老黄啊,别站着,躺下休息会。”

    “侯爷,老黄还是站着好,老奴怕一闭上眼,也离您而去。”

    “老黄啊,你今年多少岁了。”

    此话落在钱欢心中不由让其一阵抽搐,老黄也要走啊,牛伯伯走了,长孙无忌走了,尉迟老流氓了走了,就在钱欢伤感时,老宅门前突然变得热闹,钱欢抬头望去,只见李承前一身大红长袍,手提酒坛大步走来。

    身后有长孙成,有李恪,李泰,牛见虎,尉迟宝林,秦怀玉,叶九道,李承乾,程处默,花儿,太子的全员到齐,众人再次把酒言欢,放肆的谩骂快活。

    突然李承前拍了拍钱欢的肩膀。

    “兄弟啊,我们一定要比你活得久,当年父皇驾崩,母后不足一年便离开去寻父皇,那时候的你让我们揪心啊,一双手犹如血呼噜一般不让龙棺盖上,父皇母后被送往昭陵,你跟在队伍身后一直走到昭陵。”

    提起那一件事,钱欢低头不语,黄豆大的眼泪不断往下掉,他清楚的记得长孙在临死前对他说的话。

    “欢儿,母后能得你这一子,是千年修来的福分,记住,母后死后不要哭,不要喊,母后会在天上一直看着你。”

    李二临死的话也围绕在其耳边。

    “小子,朕死了便是死了,你哭甚?朕看不上你这哭唧尿水的样子,有这力气再去西域给朕打下一片天下。”

    钱欢许久未能回神。

    时过多年,今日钱欢再次坐在院中,与当年相同,目视府门。

    “老黄啊,坐下歇一歇吧,你今年多大了。”

    “侯爷,老黄今年已经九十岁了,这一次闭上眼真的再也看不见您了,老奴不能陪您走最后一路了。”

    话落,黄野轻轻闭上眼,站在钱欢的是身后没有了声息。

    九十岁了啊,突然府门前再次变得热闹,钱欢眯着眼看着,只见老黄犹如当年在突厥大战时的模样走向府门,打开府门的那一瞬间,一身红袍的李崇义手持酒壶,对着钱欢大吼。

    “兄弟,来啊。”

    李恪嘴角露出微笑,不言不语,李泰在立刻身后露出头,呲牙喊道。

    “钱欢,你怎么还没死?”

    李承乾淡淡轻笑。

    “兄弟,就等你了。”

    叶九道面露傲色。

    “当年是我先爬起来了。”

    钱欢的眼泪再次落下,伸出手去抓李崇义却抓了个空,不断呢喃,好好好,我这就来。眨眼之间,太子党的人消失了,裴念犹如初见模样,俏生生的站在府门外。

    “夫君,妾身想你了,季静总是在哭,独孤怜人叫喊着您在不来她便要自杀,都是已经死过一次的人了,还是这么顽皮,您快来呀。”

    娇声细雨,钱欢不由露出微笑,随后不断有人出现在钱欢面前,菊花勇士大吼,侯爷我等你了六十年了,钱洛笑称要与钱欢在博弈三百场,小月与紫苑娇声喊道。

    “欢哥哥。”

    崔嫣大喊土狗。这一切钱欢全部是笑脸相迎,就在长孙出现的那一刻,钱欢泪如雨下,不等长孙开口,钱欢哭声大喊。

    “母后,您等等儿臣,您不要在离开儿臣了,兄弟们走,媳妇们走了,就连老黄方才也走了,欢儿害怕,求母后带儿臣离开这里。”

    这一次长孙大步走进钱府,上前将钱欢拦在怀中,不断抚摸着其额头。

    “欢儿不怕,母后一直在,一直在保护你。”

    就在此时,一声呵斥震慑天际。

    “哭哭啼啼成何体统,慧武侯听令!”

    钱欢一惊,李二一身铠甲,手持马槊立于府门之内,钱欢见此,当即嘶吼。

    “臣!慧武侯钱欢!接旨!”

    当日,钱家传出噩耗,老祖宗钱欢与老祖宗黄野同时离世,原因不详,只听闻在慧武侯去世时的一声嘶吼,臣,慧武侯钱欢接旨。

    同年,琢玉学院雕刻石像,立于山门之前,凌烟阁出现二十五功臣,五洲荒漠镇州塔顶层挂上一把匕首。

    大唐国丧三年,聚源凯隆就此解散。

    (全书完)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