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4章 后记(大结局)

蜀中布衣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春风又绿江南岸,时至清明时节,润州江宁县已是垂柳依依,山花绽放了。

    秦淮河上,一艘小巧但又不失精致的画舫正沿着河道徐徐前进着,荡开的涟漪层层卷卷,惊飞了河中栖息的白鹭,白云般直上蓝天。

    画舫二楼甲板上,一位中年男子正手持酒壶凭栏而立。

    他大概三十出头,穿着一领绣有暗纹的月白色长衫,形相俊雅,奕奕有神,此刻傲然卓立,意态自若,一派渊停岳峙的气度,教人心折。

    便在这时,船窗内走出了一个容貌美丽的宫装女子,张口便柔声提醒道:“夫君,外面风大,还是进来饮酒便好。”

    中年男子转过身来笑了笑,言道:“这次回乡祭祖,算起来已有十年未曾回来,江宁县景物依旧,而我已经人生过半了。”

    似乎感觉到了夫君的惆怅,宫装女子走来挽住了他的胳膊,恰如小女子般轻昵道:“夫君国事国事繁忙,加之又身负教导太子的重任,这次圣人能够恩赐归乡,实乃尤为不易,当好好珍惜才是。”

    “对。”中年男子悠然一笑,“待明日我便前去祭拜阿娘,到时候你与婉儿还有小雅也跟随我一并前去。”

    宫装女子颔首笑道:“夫君之母便是太平之母,那是当然。”

    中年男子轻轻颔首,正欲开口,目光不经意的瞥过岸边,却是陡然凝固了。

    见他神情有异,宫装女子顺着他的视线望去,却见岸边正有一群孩童缠着一个白发老翁嬉笑不止,模样甚是开心。

    宫装女子大感奇怪,疑惑问道:“七郎,你这是怎么了?”

    中年男子面色不改,言道:“让船夫停船,我想一个人到岸上去走走。”

    宫装女子虽则不解,但也颔首同意,立即让侍女吩咐船夫停船。

    片刻之后,画舫徐徐泊岸,中年男子脚步匆匆的下了画舫,顺着河提朝着刚才那群孩童走去。

    嬉笑声愈来愈近,可见那白发老翁正用白布蒙着双眼与孩童在柳树林中躲着迷藏,不时激起阵阵欢笑之声,显然是乐在其中。

    中年男子站在一颗柳树旁观望良久,眼中闪过了不能置信之色,呼吸也是忍不住急促了起来。

    “十年未见,陆郎君风采依旧如昔啊。”

    一句轻轻的女声打断了中年男子的思绪,他转过头来,却见离他不远之处正站着一个美丽女子,眉目如画,浅笑莞尔,此际已是举步迎来。

    “若颜?!”中年男子惊讶的瞪大了双目,又惊又奇的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美丽女子走上前来微微一礼,这才轻叹一声回答道:“五年之前,若颜脱离了博陵崔氏,带着他来到江宁,在此定居。”

    中年男子恍然点点头,望着正于孩童捉迷藏的白发老翁,五味陈杂的问道:“刚才我几乎没有认出他来,他……为何会会如此?”

    美丽女子叹息回答道:“谢怀玉背叛七宗堂,被软禁在博陵崔氏府中,因受不了如此打击,没多久就疯掉了,若颜昔日乃是他救出皇宫,感念他的恩情,故而请求宗长让我带谢怀玉离开,思前想后,于是将他带到了江宁。”

    中年男子轻轻颔首,看到那白发老翁已是摘去了蒙眼之布,正在拿出糕点与孩童分食时,回想昔日种种,不禁感概中来,半响发出一声喟叹。

    沉默许久,中年男子笑问道:“对了,你可有查清楚究竟你和李长乐谁是安定公主?”

    美丽女子摇了摇头,笑言道:“事已至此,真相已经不那么重要,我是她是有何意义了!”

    中年男子思忖半响,点头笑道:“你这么豁达也对,况且太后她老人家已经作古,这件事已经是一桩疑案了。”

    美丽女子颔首点头,作礼言道:“若瑶还要带着他回去服药,就此告辞了。”

    没想到她这么快就走,中年男子不禁深感意外,颔首言道:“好,娘子他日若能再来长安,请务必到西平郡王府一见。”

    “会有机会的。”美丽女子笑了笑,又对着中男男子深深一礼后,这才转身对着那白发老翁招了招手。

    那白发老翁看似非常听美丽女子的话,连忙嬉笑着走了过去,仍由她牵着手儿,脚步蹒跚的离去,两人的身影也是渐渐消失在了柳林深处。

    中年男子望着他们离去的方向,不知过了多久这才回过神来摇头失笑。

    他挥了挥衣袖,仿若是扫去那如烟似云的种种往事,转身毫不眷恋的大步离去,没入了混沌的晚霞光芒之中。

    (全书完)